夕陽的光使得金俊勉的臉龐變得有些模糊,但是吳亦凡卻沒有漏看那一閃而逝的苦笑。

  「我......我不懂得怎麼談戀愛,我只知道我現在不能放你走。」吳亦凡聲音因為難受變得有些沙啞,這個樣子的金俊勉他並不喜歡。

  金俊勉輕輕的搖了搖頭拒絕了吳亦凡,不管怎麼說現在他的腦袋裡一片混亂,當初自己所想實現的場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不過就是一個白日夢。「讓我冷靜一下吧。」

  話說完的金俊勉沒有再理會任何人就獨自往前走著,看見此狀鹿晗無奈的嘆著氣。

  「這下你滿意了?」鹿晗看著一臉打擊的吳亦凡突然間不知道是該同情他還是繼續責怪他,當兩個人之間的觀念不同時,如果不願意去磨合的話大多都是以分開來收場,雖說這個人讓金俊勉受傷過但是卻也是他曾經最愛的人。

  「我該怎麼做?」吳亦凡的眼神裡透露出茫然,頓時之間他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吳亦凡的腦子不如金俊勉一般對於一件事情能想像出千百種結果,他只知道跟這個人在一起他能感到放鬆,而他也願意為了他卻做許多的事情,那為什麼這樣子就被歸類為習慣?

  「我幫不了你。」鹿晗抬手拍了拍吳亦凡的肩膀,這件事情他沒有任何抽手的餘地,金俊勉的脾氣不如他外表般的柔弱,這個人固執的可以尤其是當他認為事情就是這樣時候更是。

  吳亦凡目送走金俊勉的背影後也看著鹿晗離開,在這段期間裡他的腦袋裡始終一片空白。

  直到畢業典禮之前金俊勉都沒有再來過學校,對外宣稱的說法是生病了在家休養,但是心裡有底的人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這幾天吳亦凡顯得很沉默,他總是看著窗外而目光卻不知道是在看著何方,對於這情況黃子韜也只是安靜沒有多加詢問什麼,感情這種事情不是說多了就有效果的。

  吳亦凡開始細細思考著當他開始認識金俊勉時,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互動以及所發生過的事情,其實金俊勉這個人不需要被人保護,反而總是當一個被依賴的角色。

  金俊勉的溫柔總是不知不覺溫暖了許多人,連吳亦凡也不例外,每天中午的午餐、課業上的指導,或者是當他又惹出麻煩的時候,總是金俊勉在第一時間站出來幫助他,而他到底給過他什麼了......?

  「唉......」無力的嘆了一口氣,吳亦凡知道金俊勉不相信自己當天對他所說的話,會有這樣的反應莫過於是缺乏安全感,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不知不覺間昇華到愛情這個階段,任誰都會反應不過來,但是他知道如果他選擇放棄那他跟金俊勉就真的形同陌路了。

  俊勉......我能給你什麼呢?一無是處的我該怎麼回應全心對待我的你?

  待在家裡安靜看著書本的金俊勉試著想要忘記在學校裡的一切,不管是誰撥打電話過來或者是來家裡拜訪他都沒有回應,他需要好好的沉澱一下自己。

  當他聽見吳亦凡說的那一句在乎時,當下的心情是動搖的,可是想起了黃子韜他不願意被當作比較的對象,他的這一句在乎可以分為很多種,那麼對於黃子韜的在乎是一樣的嗎?他要吳亦凡只看著他要他知道他只能是他金俊勉的,但是那個人真的懂他的心情嗎?

  「如果不是認真的就放過我吧......」金俊勉放下書本無力的縮在床上,想想這樣窩囊的自己真是讓人討厭。

  畢業典禮當天一群畢業生們的情緒打多都是高昂的,雖然大家要邁入另外一個階段,但是在這人生難得一次的日子裡他們還是選擇微笑面對。

  吳亦凡在教室裡看著空蕩蕩的座位,那是金俊勉的位置而他的畢業袍就被放在上頭,那個人到今天還是沒有出現。

  聽著廣播的內容吳亦凡邁開步伐走到大禮堂,他曾去過金俊勉的家裡想找他但是那冰冷的鐵門阻擋了他的腳步,無聲的對講機說明金俊勉目前身體不適所以不見任何人,而手裡的電話撥打過去都是關機。

  好好的一個人像是蒸發一樣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不是確信自己知道他的存在,或許吳亦凡會以為這是一場夢。

  看著講台上不斷的換人發表一些不痛不癢的長篇大論,身邊的同學們也一個個的開始拍照玩樂了起來,就只有吳亦凡還是安靜的坐在角落,好像眼前這一切都跟他無關,猜想著他跟金俊勉之間是否不會再見面的時候,他的心正隱隱作痛著。

  這段時間理吳亦凡想了很多,甚至要給金俊勉的答案都想清楚了,剩下的就是見到他而他也願意聽他說。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黃子韜慌慌張張的跑進大禮堂裡面尋找著吳亦凡的身影,四周站滿了許多學生跟家屬,費了好一些時間他才看見了吳亦凡,二話不說他馬上就跑到他的面前說道。「亦凡哥!俊勉哥......俊面哥他在外面!」

  先是被黃子韜慌張的樣子嚇了一跳的吳亦凡,在聽見他所說的話後猛然站起身就跑出了大禮堂,一想到金俊勉出現在自己的身邊,內心是止不住的激動。

  目前正是畢業典禮的高潮所以畢業生們以及看熱鬧的人都聚集在大禮堂,吳亦凡一跑到外頭不斷的找著熟悉的身影,就在他想著是不是又錯過的時候在不遠處的樹林裡看見了金俊勉。

  他正在抬起頭看著上面變得嫣紅的樹葉,那盛開的鳳凰花幾乎快淹沒金俊勉那纖細的身影,一段時間沒見他變瘦了許多,看見這樣的他吳亦凡有一瞬間忘了該怎麼呼吸。

  「俊勉......?」吳亦凡小心翼翼的靠近金俊勉深怕這個人是他的幻想,只要他一開口說話這個人就會消失不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也變得這麼害怕了?

  「畢業快樂。」金俊勉揚起淡淡的笑容看著吳亦凡,他沒想到自己能這麼冷靜的面對吳亦凡。

  吳亦凡看著夕陽灑在金俊勉的臉上,一時之間他看不清楚那臉上的表情是不捨還是淡然,一個不小心他的內心突然的漸漸充滿空虛感。

  「俊......」

  金俊勉像是沒聽見吳亦凡在叫著自己一般轉過身就走,看著這樣的他吳亦凡那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全都消失不見,現在的他是不是已經被徹底的拒絕?

  「笨蛋!你在猶豫什麼?快去把俊勉哥給追回來!」一走出大禮堂的黃子韜,看見那兩個人之間的簡短對話,他知道金俊勉對吳亦凡的重要性,所以更不能讓他失去金俊勉。

  吳亦凡像是如夢初醒一般的邁開步伐追上金俊勉,而他身後的黃子韜就只是小聲的說了一句祝福。

  走在前頭的金俊勉有好幾次都想回頭再多看一眼吳亦凡,但是他還是忍了下來,對於他金俊勉不知道該怎麼去重新相信這個人,既然是這樣的話那聽在多辯解也都是枉然,所以他選擇沉默的離開,反正他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

  那就是在看一眼吳亦凡,接著就要把這回憶給好好的收在心底。

  或許有人會困惑為什麼金俊勉不能坦然的接受一次吳亦凡,但是在他心底他總是認為吳亦凡最在乎的人是黃子韜才對,所以他才會無法容忍,在金俊勉的觀念裡他的愛情世界是很狹小的,就連親人的地位都不能超越他。

  三步併作兩步的吳亦凡一下子就追上了金俊勉,這一次他沒有出聲叫他而是直接上前緊緊的將他給擁在懷裡。

  「聽我說好嗎?」吳亦凡的聲音有點沙啞像是在隱忍著情緒一般,而金俊勉卻被他這舉動給嚇得全身僵硬。「讓我說幾句話就好......」

  像是怕金俊勉會掙脫開來,吳亦凡的聲音裡也包含了一些懇求。

  兩個人之間維持這動作有些時間,直到金俊勉微微的點了點頭吳亦凡才深吸了一口氣,將他這段時間以來所想的想法通通告訴他。

  「你人好,嚴格來說我配不上你。」吳亦凡開口說的話讓金俊勉不自覺得握緊了拳頭。「我不知道我能給你什麼,像我這樣的人真的能給你帶來幸福嗎?」

  「吳亦凡!如果你......」突然間金俊勉很害怕聽見吳亦凡後面會說的話連忙出聲阻止了他,但是卻還是被打斷。

  「所以我想我唯一能給你的,就是我自己。」說到這裡吳亦凡將金俊勉抱得更緊,他將他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感受著這讓人懷念的氣味以及體溫。「我會學著該怎麼去愛一個人,如同你愛我這般的去愛著你。」

  金俊勉的手緊緊的抓住附在自己身上的手,一瞬間潰堤的眼淚就這麼的落在吳亦凡的手背上,這滾燙的淚水一下子就將他的心也一併的燙傷了。

  「對不起,這麼晚才告訴你,未來換我守護你好嗎?」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