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所以憧憬,是因為想擁有。

  當吳世勳遇上了鹿晗,他了解了自己所缺少的,也知道自己能付出的是什麼。

  謝謝你讓我愛上你,我的小鹿。

  從小每當吳世勳跌倒受傷時,他總是會趴在地上哭泣著,一年又一年過去當他的哭泣不到安慰時,他開始變得很安靜也變得封閉,他的家庭比別人特殊一點點,不用跟別人一樣煩惱生活的問題,只不過是少了一點點親情。

  他可憐嗎?或許吧,只是他不需要別人的同情,因為愛這種東西只不過是一個假面具。

  「你又跟別人打架了嗎?」鹿晗一推開保健室的門,看見吳世勳的臉上有剛剛被打傷的痕跡,來者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隨後熟練的開始從櫃子裡拿出擦藥的東西。

  他們兩個會認識其實很簡單,吳世勳那一天被人給圍堵在巷子裡打得奄奄一息,是路過的鹿晗救他的,從那一天起本來是毫無相關的兩個人開始有了接觸,雖然大部分都是鹿晗單方面的聯絡,但是吳世勳漸漸的沒有了當初的距離感。

  吳世勳在被鹿晗纏上的時候總是不開心的罵他煩人,可是看在鹿晗的眼裡卻像是孩子一樣的撒嬌。

  鹿晗記得過去有人跟他說過,當一個人總是在傷害人的時候,他的內心一定帶著有著傷才會變得傷害別人來保護自己,當他第一眼見到吳世勳時,隱隱約約之中他好像聽見了那內心深處的哭泣聲,所以他放不下他。

  「除了臉上還有哪裡有傷口嗎?」鹿晗走到吳世勳的面前,手上的棉籤沾著優碘,他細心的往傷口抹去,但是就算在怎麼溫柔那破皮的傷口還是讓吳世勳皺緊了眉頭。

  「......痛。」吳世勳伸出手阻止了鹿晗的動作,眼神裡透露著埋怨。

  「怕痛就不要打架。」鹿晗甩開吳世勳的牽制繼續替他上藥,這畫面其實很常會出現,只要他跟人打架過沒多久一定會在保健室裡遇見鹿晗。

  「因為他們批評你。」吳世勳說出了自己打架的原因,看著鹿晗臉上擔憂的神情,讓他下意識的抱著他並且將頭埋在他的懷裡。「我不喜歡別人說你不好。」

  聽著吳世勳的自白,鹿晗放下手上的東西,將這大男孩更抱向自己,他這人不壞只不過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

  「又沒關係,世勳知道我的好就好了。」鹿晗輕聲的安慰著吳世勳,他可以想到自己被批評的話語是什麼,一個堂堂的學生會副會長竟然包庇一個惹事生非的小子,怎麼說都讓人感覺矛盾。

  吳世勳閉上眼感受著鹿晗的溫暖,本來像是迷了路的他因為鹿晗替他點亮了一盞燈才慢慢的找回了方向,他喜歡跟他在一起的感覺,更喜歡這個人總是為了他的無私付出。

  這是他的家人所不能給他的。

  「小鹿謝謝你。」吳世勳生硬的說出一句感謝,這是鹿晗教他的,他讓他學會珍惜學會感恩,也變得更像一個人。

  「鹿晗你還不回家嗎?」金俊勉收拾著書包裡的東西,過幾天就是校慶讓他們學生會的人都只能忙到晚上六點多才可以回家休息,今天因為要總結活動讓他們一口氣弄到了七點,窗外的天色也早就由白轉黑。

  「我在等人。」鹿晗仰起頭伸了一個懶腰,一整天坐在椅子上果然容易腰痠背痛。

  「是在等世勳嗎?」金俊勉腦海裡馬上想到那顯得有點孤僻的吳世勳,他有見過他幾次面但是都沒有說上話。「今天你不是翹課去保健室看他?那他還好吧?」

  「那小子的臉上留了一點傷,最近似乎很多人對我有意見。」鹿晗往臉上比了一個位置告訴金俊勉那傷口的位置,關於批評或者是流言蜚語其實他也沒有多在意,人本來就有好有壞,雖然他保護吳世勳是出自於私心,但是他卻沒有感覺自己做錯了。

  「風聲的確是傳得有些小誇張,連亦凡這不聽八卦的人都聽過一兩句,看來是有人故意要鬧事吧?」金俊勉想起前幾天吳亦凡問自己關於傳言的真實性,讓他忍著笑忍的有點辛苦。

  「嗯......像是吳世勳的情婦之類的嗎?」鹿晗思考一下自己最近聽到的是什麼,他記得前幾日他聽到的是吳世勳用錢收買他當他的小僕人。

  「大概是這樣,還說要連署罷免你。」金俊勉說話還是一樣輕輕柔柔的,這些流言雖然傳多了會影響到當事者本身與學生會整體,但是偏偏他們這一屆的幹部們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優點,許多惡意中傷的行為到後來都會變成一種笑話。

  「看來應該是幾個後來入學的學生搞得作為吧?也不想想我們幾個上任時有多威風,每個人看起來雖然文靜,但是卻比任何一個人還難搞。」鹿晗想起前兩年當金俊勉找上自己要競選學生會時,那眼裡透露著讓人忍不住想信任的自信,還不惜去國中部找來了朴燦烈跟邊伯賢,最近被任命接任學生會會長的度慶洙也是在那時候物色的。

  金俊勉雖然普通,但卻是一個非常完美的人。

  「最近小心一點吧,說不定在校慶上頭會有好戲可以看。」金俊勉的手機閃著提示燈,是黃子韜傳來的簡訊跟他說他們正在校門口等著他。

  「好。」鹿晗揮手跟金俊勉道別著,剛升上三年級才滿兩個月沒想到一堆麻煩的事情又慢慢的衍生出來,他走到窗邊看著外面滿天的星星,如果那些人只是用這些小手段那他還可以接受,只要別打擾到他的生活就好。

  「小鹿回家了。」吳世勳一推開門就看見鹿晗的背影,他嘴裡所說的家是回鹿晗的家,想起自己那沒有人等候的空屋子,吳世勳還是喜歡跟鹿晗在一起。

  「那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吃飯,我好餓。」鹿晗轉過身看著走向自己的吳世勳,下一秒他被他給抱在懷裡,像這樣分享體溫已經是他們彼此習慣的相處模式。

  如果吳世勳的內心裡還是有很大的傷口的話,那鹿晗一定會幫他舔拭傷口治好他。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