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伯賢一張臉皺在一起代表他很認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但是他的內心裡卻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或許是太貪心而取捨不了也可能是真的無索求。

  張藝興一點都不著急要等到答案,他站起身拍了拍邊伯賢的肩膀就離開了這間店,連桌上都食物都沒有動到。

  外面的天空有點灰灰暗暗的,張藝興抖了抖身子對於外面的溫度感到不滿意。

  「似乎穿得太少了......」嘴裡低喃的碎念著,他將雙手插在口袋裡想取得一些溫暖,邁開步伐在這熟悉的街道上走回自己的家。

  就如都暻秀所說的,那個家只有張藝興在,沒有寵物沒有任何娃娃布偶,唯一有的是張藝興,在很久之前張藝興曾經對某人說過這是他對自己的處罰。

  「喂?」口袋裡的手機傳來悠揚的鈴聲,張藝興認得這音樂所以他乖乖的接起電話,沒辦法大老闆的電話誰不接?

  『我在你家門口你人在哪?』電話那頭傳來冷淡的聲音,張藝興的眼睛轉啊轉的大概猜得出來這個人生氣了。『稿子都沒寫完還敢亂跑,甚至搞到我來你家你可真大牌?』

  張藝興裝作沒聽見電話那頭的酸言酸語,步伐還是一樣走得很緩慢連電話都不打算掛斷,反正電話錢又不是浪費他的。

  『快點回話別裝聾作啞。』那冷淡的聲音透著一絲怒氣,這舉動引起張藝興的笑意。

  「天氣太冷不想說話。」張藝興的聲音雖然是笑著但是卻有點虛弱,一向怕冷的他離開暖氣房後總是會手腳開始冰冷。

  『去找個溫暖的地方待著我去接你。』男人似乎忘記自己剛剛還在生氣,他擔憂的表情全寫在臉上,之前有一次因為下大雨張藝興忘記帶傘才淋了半小時就發高燒好幾天,這一次也不難保證會不會被多吹幾下冷風而被送進醫院。

  「不要我想走路回家。」張藝興的話才一說完就馬上打了一個噴嚏,對於男人的好意他連思考都沒有思考就選擇拒絕,也因為這舉動他清楚的聽見電話那一頭傳來咒罵聲。

  『你病倒了,稿子該怎麼辦?張藝興這不是你該有的工作態度。』男人的理由說得很理所當然,連張藝興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拒絕。

  張藝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怎麼這老闆就是不喜歡坐在辦公室裡一直往他這小作家的家裡跑,甚至連生活都要插上手管。

  「病倒也可以寫,還有我沒病倒都快被你氣到昏倒了!」張藝興哼的一聲將電話給掛上,剛還想說至少是老闆也不要掛人家電話,但是對於對方的做法讓他感到不開心。

  剛那句話很明顯的就是用激將法想逼他屈服,這樣只會讓張藝興更加反感,而守在門口被掛電話的男人只能懊惱的將電話給收進口袋裡,因為接下來他知道就算回撥過去那鬧脾氣的人是都不會接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張藝興回家。
 
  男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他是金鐘大知名出版社的社長,因為是家族企業在剛接手時總是被冷言冷語給諷刺著,日子久了他靠自己的實力贏得這位置也讓他的個性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會跟張藝興遇見不過就是他在網路上隨意的點著部落格看文章,被那簡單的文字給牽動起心神而選擇要見見這個人。

  一個臉上帶有酒窩與溫暖微笑可是眼神裡卻有讓人不捨的寂寞的張藝興。

  金鐘大有試著想詢問出為何張藝興的文字與眼神會透露著哀傷,但是這男人就只是搖了搖頭不打算說出口,這樣日子一久變成他追著他成了一種習慣,從一開始的好奇變成真正發自內心的關心。

  只可惜張藝興卻不曾看在眼裡過,對於這情況金鐘大也沒有多少意見,因為是他自己選擇要這麼做的。

  「你怎麼還在這裡?」張藝興忍不住的翻了一個白眼,他以為這個人會聰明點離開這裡。

  「我必須確認你的工作進度。」金鐘大收回思緒淡淡的說著,他看著張藝興的臉那嘴唇幾乎慘白。

  「我是個無能的員工不需要你這大老闆多加關心。」張藝興嘴裡雖然稱呼金鐘大為大老闆,但是他說話的語氣卻是如此的酸溜溜。

  金鐘大的眉頭皺得死緊,想來他已經了解自己剛剛所說的話把張藝興弄得有多麼生氣了。

  「別鬧脾氣了,你的臉色很不好。」金鐘大的語氣稍稍的放軟,現在兩個人如果繼續待在門口爭執會顯得很愚蠢,而他也不想看見張藝興真的感冒。

  張藝興看著金鐘大對自己放軟態度就只是輕哼了一聲當作回應,對於天冷他向來都不是很喜歡,但是沒什麼神經的他都會忘記要多穿件衣服,所以一到晚上開始變天都會讓他冷到受不了。

  看張藝興磨磨蹭蹭的拿著鑰匙,金鐘大一個箭步走上前就搶過鑰匙也將那人兒的手給緊緊拉住,一感受到對方身上的冰冷,金鐘大仍舊是一句咒罵。

  「多愛惜點自己不好嗎?」金鐘大打開門後問著張藝興接著就快速的走進室內將暖氣給打開。

  「好不好我自己知道。」張藝興很淡然的回答著,金鐘大這些舉動已經讓他感到習以為常,反正這男人不管怎樣都想闖進他的生活,既然趕不走那他也不想多管,只是想得到他的好態度還必須看他的心情。

  「剛剛那件事情我跟你道歉。」對於這情況金鐘大認為還是打直球最快,直接為自己的舉動道歉好讓張藝興能緩和不爽的情緒。

  張藝興微瞇的眼眸盯著眼前的男人,一個扭頭就走回房間打算洗去一身寒意,被留在客廳的金鐘大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要抓住張藝興的心思真的比經營一家公司還要難上許多。

  金鐘大待在客廳裡面顯得有些無聊,雖然他來這裡的原因是要檢視工作進度,但是現在根本就不能跟張藝興討論起工作,無聊的他就隨意的在這他有點熟悉的屋子裡閒晃著。

  就一個大老闆來說,他特地到這裡來還被自己的員工給發脾氣,說來真的很冤望也很無辜,但是纏上張藝興的畢竟還是自己也讓金鐘大有點無氣可發的感覺,總不能要他對著鏡子罵自己那麼活該做什麼吧?      

  唉。

  不知道這是今天第幾次嘆的氣,金鐘大往沙發上一坐想要閉目養神一下,打算等張藝興出來後再繼續跟他討論工作上的事情,才坐下沒多久就感覺自己身下似乎有著東西,隨手一拿起卻一本泛黃的筆記本。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