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間沒有店名的古董店,外頭的玻璃櫥窗裡每天都會換著不一樣的物品,常見的有俄羅斯娃娃、古老的大吊鐘連水墨畫這種東西都有。

  金鐘仁每天回家都會經過這裡,要不是門口有掛一個牌子寫著營業中,或許沒有人會認為這裡有開一間店,他不是一個喜歡念舊的人,所以對於這些古老古氣的東西他也不是很喜歡,可是有一天卻不一樣了。

  那是一個沙漏,裡頭有著七彩的沙子,寬長的玻璃裡頭有許多細細小小的管子迎接著上頭的沙子落到下面,七種顏色沒有任何雜質從不同角度去看的話似乎還能看出別種顏色。

  這是金鐘仁第一次駐留這麼久,就只為了看那個沙漏。

  「喜歡嗎?」打開的古董店大門傳來了風鈴互相敲打的清脆聲音,那門的後面是那個與金鐘仁說話的少年看起來年紀與他差不多。

  這名少年笑起來的時候連眼睛也跟著在笑,但是金鐘仁卻不為所動,既然都被疑似店長的傢伙給注意到了他也不想多留幾秒,對於被推銷這種事情不管是誰都會很討厭的。
  
  少年像是懂了金鐘仁的想法,臉上的笑容卻還是如剛剛一樣,只是這一次眼神裡閃過一絲狡結。「這沙漏很喜歡你,我希望你可以帶走它,而且我相信你需要它。」

  金鐘仁邁開的步伐因為這一句話而停留了下來,對於少年猜中自己在看什麼東西感覺有一點不舒服之外,還有他的內心似乎被窺探了。

  這是一種直覺,金鐘仁認為對方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他的眼眸微瞇了起來隱約之間身體本能的又後退了好幾步。

  不能靠近他。

  「沙漏,在古代的時候都被用來當計時器,在這段時間裡面你能做到什麼呢?而你想做的又是什麼?」像是引導一樣,少年的眼睛望進金鐘仁的眼眸裡讓他停下了移動的步伐,而本來想離開的念頭卻突然消失無蹤,連那緊閉的雙唇也不自主的發出聲音。

  「你......」金鐘仁愕然他像是被控制一樣的開始不能自己,或許是因為少年唸出了他剛剛在看著沙漏時所想的想法,對於這種情況他是該逃離的,但是他現在最想做的竟然是想問他能幫助他什麼。

  鐘仁......忘了我......好好的過下去......

  一幕血紅色的場景竄入金鐘仁的腦海裡,他知道那是血是那個人的血沾滿他的臉龐,讓他的視線只能看到一片紅以及那個人充滿哀傷的面容,記憶帶來的衝突讓金鐘仁痛的閉上眼,他不應該想起來的因為他根本就做不到什麼也挽回不了什麼,說好的不念舊的......

  「帶走它,它會告訴你答案的。」少年不知不覺間走到金鐘仁的面前,本來該在櫥窗裡的沙漏卻被少年給遞交到金鐘仁的手上,那七彩的沙子因為這細微的動作而在移動著,這美麗的模樣讓他忘了這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連自己是怎麼走回家的都不清楚。

  這個沙漏很神奇竟然有一點溫熱的感覺,金鐘仁坐在沙發上看著被他放在茶几上的沙漏以及旁邊的一個相框,裡面的兩個人笑得很開懷只可惜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一個人其實是不孤單的,可是當他遇見了另外一個人後,才了解到什麼是孤單。

  對於張藝興的離去金鐘仁有一大半是詫異,人的生命看似堅強卻也顯得脆弱,要不是自己的失誤也不會變成這樣的下場,捨身救人這樣的戲碼真的只要出現在電影裡面就夠了,可是張藝興這傻蛋卻顧不上這麼多,犧牲了自己救回了金鐘仁,也讓這個人變成了學會孤單的一個人。
  
  這回憶很痛,也是金鐘仁不念舊的一大原因。

  「想你了怎麼辦?」指尖落在冰冷的相框上頭,那樣好看的笑容一再的刺痛金鐘仁的心,也不禁再心底埋怨起自己為何要認識張藝興,如果不認識他那麼或許這一條命就不會消失了。

  沉重的閉上自己的雙眼,這樣自暴自棄的想法總在自己脆弱的時候竄上心頭,張藝興與他不同看待事情都是用著樂觀的心態,金鐘仁遇上他就像是碰到了溫暖的太陽一樣讓人想依賴,當他以為未來就這麼風平浪靜時,卻又在一夕之間改變了。

  金鐘仁的手就停在沙漏的面前,他深呼吸了好幾次最後還是將那沙漏給翻了過來,七彩的沙子開始規律的往下墜落,金鐘仁的目光被吸附在那上頭移不開,嘴裡喃喃的唸著張藝興的名字,還有腦海裡所浮現的都是他們兩個人最後一天的記憶。

  「帶我回到過去。」金鐘仁目光緊盯著那七彩的沙漏,脫口說出心裡最妄想的事情,連伸出的手都在發抖著,少年告訴他這個沙漏會給自己答案,就算是騙人的嘗試一下也沒關係吧?

  至少這一次是為了你。

  那沙漏還是用著一樣的速度在流逝著,金鐘仁的手心裡都是汗水,這一刻是他人生裡最緊張的一次,就在他認為自己被騙的時候,玻璃裡面的七條透明管子就這麼的碎裂在裡頭,本來是被分開來的沙子就這麼的混在一起,藉著燈光閃爍的玻璃碎片將那七彩的光芒照進金鐘仁的眼裡,這一次他因為那光芒而閉上了眼,而這一瞬間他的人生也改寫了。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