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年四月二十日。

  金鐘仁張開眼看到熟悉的環境,這裡是鹿晗的宿舍而牆上貼著的日曆寫著四月二十號,滿屋子被彩帶給佈置的很花俏,讓人直覺聯想到這是一個生日派對。

  「吶、鐘仁為什麼發呆了?」熟悉的嗓音真實的出現在金鐘仁的耳邊,他的身子不斷的顫抖著連回過頭的勇氣都沒有,他知道他是誰那是他日日夜夜所思念的那個人。

  「......藝...興?」金鐘仁的聲音有種有氣無力的感覺,直到他的手被握住他才真的轉過頭看著那個叫著自己的人。

  張藝興的眼珠子很黑盯著看的時候總是會讓人不自覺的揚起笑顏,他是個能給人家舒服感覺的人,與他在一起就算不特別做什麼都會有一種安心的感覺,這是他愛上他的原因。

  「你該不會又睡著了吧?今天應該要......」張藝興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金鐘仁給緊緊的抱在懷裡,那力道瞬間讓懷裡的人感到呼吸困難,張藝興感覺出金鐘仁的躁動所以選擇不掙扎就這麼的讓他抱著。

  金鐘仁的心跳跳得很快,那個沙漏真的帶他回到過去了,那他能待在這裡多久?等時間結束之後張藝興又會消失嗎?

  一連串的謎題根本就沒有人能告訴金鐘仁答案,他的目光又看向了牆上的月曆上頭顯示的年份是今年只是月份有一點不一樣,這一定不是鹿晗忘記撕月曆而是他回到了七個月之前,當然七個月後也就是張藝興死亡的那一天。

  「喂!這是我的生日會可不是你們的放閃大會啊!」鹿晗懷裡抱著許多瓶汽水,一路上走得有多辛苦就有多辛苦,進到客廳就看見金鐘仁跟張藝興抱在一起,讓他整個奇蒙子都不是特別的舒爽。「不是說要幫忙嗎?讓我這壽星這樣跑對嗎你們?」

  鹿晗的嗓門故意弄得特別大,感覺喊的那音量連屋外的人都可以聽見了,待在玄關那的一行人也陸陸續續的跑到客廳裡來要看好戲,這情況讓張藝興一把火往臉上燒就把金鐘仁給推得老遠一溜煙往廚房跑去。

  一夥人被逗得哈哈大笑,反而金鐘仁卻還是面無表情,現在所發生的一切他都很熟悉只是剛剛那一幕與當初不一樣,那時候他是在客廳裡擺放著餐具,然後張藝興過來幫忙自己才對,那時候鹿晗逗他們的是已經這麼像老夫老妻了怎麼不直接在一起?

  「怎麼了?真的不開心嗎?」吳亦凡看著金鐘仁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來吐槽鹿晗就感覺很不對勁,那雙眼眸透露著許多複雜的情緒,平時的金鐘仁不會這樣的。

  「吳亦凡......你相信回到過去嗎?」金鐘仁伸出手抓住自己好友的肩膀,這樣真實的感覺告訴他這一切都不是夢,他是真的回到過去了回到那七個月之前,重新過著一個擁有張藝興的日子。

  吳亦凡觀察著金鐘仁臉上的每一個表情,他感覺得出來這個問題是必須要慎重回答的,雖然想不透這小子怎麼會在今天問這個問題,但是他還是認真的思考了。「如果我能回去我就相信。」

  「是嗎......」金鐘仁腦海裡都是吳亦凡所說的那一句話,那他現在是回到過去了就是不相信也不能否定現在的一切,屋子裡有吳亦凡、邊伯賢、張藝興與鹿晗,他們會一同出現在這裡就是為了慶生,而結束之後他在送張藝興回家時跟對方表白了。

  那個時候,張藝興的臉頰紅通通的可愛到讓人想咬上一口,在這之前還沒有說明白的他們就像是最好的朋友,只是總要去哪時都會記得帶上對方,鹿晗是張藝興自小長大的青梅竹馬也因為這樣他金鐘仁才會跟他們兜在一起。

  「有事情就告訴我吧,別自己煩惱。」看著陷入沉思裡的金鐘仁,吳亦凡就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後也開始忙著準備東西。

  他們五個人在大二的時候就變得越加的熟識,吳亦凡跟邊伯賢會認識是因為同住在一間宿舍,金鐘仁則是因為打工的關係就自己在外面租了一個房子,他跟張藝興同班開學典禮的第一天兩個人就坐在一起,那漫長致詞時間有一半金鐘仁都在打盹,往前點了好幾次的腦袋瓜子直到旁邊那個人伸出手點了自己的肩膀才停下了這個動作。

  張藝興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他不是笑金鐘仁一直打盹的模樣,那是一種對人示好的感覺,他指了指自己的肩膀表示可以借給金鐘仁睡覺。

  這樣莫名其妙的發展讓平時不愛笑的金鐘仁也跟著他一起勾起了笑顏,他身邊的這位同學可真有趣。

  既然對方都這麼邀請自己了,金鐘仁當然也沒跟他客氣,他的頭果真就靠在張藝興的肩膀上也用著這個姿勢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金鐘仁。』說完他又閉上了眼繼續歇息,這段時間裡前面的人還是不斷的在發表一些讓人發睏的言論,而借出肩膀的張藝興還是跟剛剛一樣認真的聽著解說,他有聽見金鐘仁的名字但是他卻突然間失去了說出自己名字的勇氣。

  會要金鐘仁睡自己的肩膀,其實是因為那危險的舉動嚇到自己好幾次了,迫不得已的他決定要借出自己的肩膀,免得一個好好的開學典禮就因為一個人睡到跌在地上而引出笑話。

  這個人的坦然讓張藝興感覺很訝異,當他開口時說真的他有感到後悔,這世界上應該就只有他這個傻蛋才會主動跟一個不認識的人說睡他的肩膀吧,本以為自己會被嘲笑沒想到對方卻是跟著他一起笑了。

  金鐘仁的皮膚比張藝興黑了一點,那張看起來不擅長笑的臉龐,笑起來卻比一般人更加好看。

  『我......我叫張藝興。』慢了至少五分鐘有,張藝興才開口說出自己的名字,肩膀上的人呼吸很平穩看來應該睡得很好,張藝興不免在心底埋怨自己為什麼這麼晚才說出口,搞得現在尷尬了。

  『知道了。』本以為已經睡熟了的金鐘仁,突然之間回應了張藝興,這舉動讓他感覺臉頰有一點燙燙的,這下子本來就坐得很挺的身體一下子變得更挺了,之後金鐘仁沒有在說話也沒有移動自己的身體,這就是他們第一次認識的場景。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