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仁在屋子裡來回走了好幾次,努力思考著七個月前的他們到底在做一些什麼,這才讓他安心了下來,對於一個從未來回到過去的人他想他的一舉一動都會改變很多事情。

  撇除自己剛剛突然出現的那一刻,桌上依然沒有任何的餐盤理當來說應該是要他擺放才對,那時候是金鐘仁自己去廚房拿的,那現在如果他沒有去呢?

  金鐘仁的雙眼盯著廚房的門思考著,現在連他都不知道事情會怎麼發生,以前看電視時都是一樣的事情不斷的上演著,連主角都只能去配合,但是看現在金鐘仁似乎能決定要不要配合。
  
  「把這些餐盤拿出去。」邊伯賢將東西拿給了張藝興,鹿晗的租屋並沒有多大那廚房當然也是小得可以,鹿晗跟邊伯賢在裡面處理食材時說真的張藝興的存在有那麼一點點擋路,還有這小子在裡面根本不是幫忙而是在幫倒忙!

  「......喔。」默默的接收到兩個人親切的笑容要他出去擺放餐盤,張藝興整個人也不好意思了起來,其實他會跑到廚房裡面不過就是因為害羞,他也不是真的有多大的能耐能幫上他們。

  懷裡抱著五個人要用的餐具,張藝興早就忘了剛剛自己被嘲笑的事情,看著又從廚房裡走出來的他,金鐘仁知道歷史改寫了。

  一樣的事情還事會發生,就算當時的主角是自己,如果他沒有去做那命運就會安排另外一個人。

  想到這裡金鐘仁感覺有一點徬徨,等等如果他放棄送張藝興回家也等於是放棄了跟他告白,那是不是代替他送他回家的人就會跟他告白?也就是說在場的人也有人喜歡張藝興?

  這個推斷沒有任何合理之處,在場的人雖然不知道他們未來會如何,可是走過那七個月的金鐘仁卻是知道的,唯一該說有可能喜歡張藝興的人應該就是鹿晗了吧?

  「我來幫你吧。」金鐘仁將自己的思緒給收了回來,這一切也只是他猜想的,既然張藝興頂替了他的位置那現在就換他來頂替張藝興的位置,那人將一些餐具分給了他之後就自己安靜的擺放著餐盤,他們彼此很有默契的一個擺左邊另外一個擺右邊,就跟那時候一樣。

  以前金鐘仁對於這樣的默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但是現在的他卻很明顯感覺得出來是命運在牽引著他,看來他有能選擇放棄的權利但是命運卻不能讓他改變過多的東西,該繼續的還是會繼續下去。

  擺好餐盤的金鐘仁一抬起頭就看見張藝興對自己笑著,就是這種溫柔的笑容才會被鹿晗嘲笑他們是老夫老妻。

  「唷!老夫老妻又在放閃光了是不是?」鹿晗準備的東西是燉湯,將東西都下鍋之後他就走出來看看沒想到又讓他撞見了金鐘仁跟張藝興之間在散發曖昧,一臉壞笑的他顧不上張藝興又滿臉通紅,他老大爺開心想怎樣就怎樣。「這一次可別躲廚房啊,等等你碰了什麼讓大家拉肚子就不好了。」

  鹿晗的一句話讓張藝興本來又想逃的腳步就這麼硬生生停了下來,看自己被損得沒有任何顏面可言張藝興真的是氣到又羞又怒。

  「你在不收斂一點,等等就把你想要的那件球衣剪了當抹布。」這句話當時也是金鐘仁說的,那件球衣可是與鹿晗喜歡的球隊是同款的,這可費了他跟張藝興不少力氣才找到的,這小子的嘴巴看來不管是未來還是過去都一樣的臭。

  「呿、你這妻奴。」鹿晗鄙視道。

  金鐘仁笑笑的慫了聳肩,對於鹿晗這個人認真就輸了,可是張藝興的性子單純才總會被對方給逗著玩,有些人對於七個月前的記憶並不是記得很清楚,但是在金鐘仁的腦海裡就像是有撥放器一樣提前告訴他等一下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像是等一下邊伯賢會把鹿晗跟吳亦凡給叫回廚房,一個是要繼續滾湯另一個則是端菜。

  對於這些瑣事金鐘仁並沒有什麼想要搗亂的心思,他最想了解的就是該怎麼挽救張藝興的生命,如果該發生的事情依舊會發生,那就算不在那個路口而在不同的地方張藝興都會因為意外過世吧?那如果是他代替呢......?

  金鐘仁抬起頭看著張藝興還在懊惱自己為什麼總是被鹿晗欺負還不知道怎麼反擊,在場的鹿晗跟吳亦凡已經被邊伯賢探出的頭給叫去了廚房,這客廳又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說真的金鐘仁想到自己或許會代替張藝興死去,卻感覺有一絲絲的安心,至少他可以活下去了不是嗎?

  「別總是傻傻的讓他欺負。」金鐘仁一手拍上張藝興的髮頂,這已經想到出神的小孩因為這舉動才收回了心思,委屈的噘著嘴看著金鐘仁。

  「我腦筋就是沒有鹿晗轉得快。」張藝興嘴噘得高高的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剛剛的那一句話是金鐘仁自己多說的,在七個月前他並沒有說過,自己創造的新的事情就會有新的回應,如果維持舊的面貌那就會依樣畫葫蘆的發展下去。

  這重新來過的七個月,金鐘仁可以靠著記憶像是複製人一般的過下去,但是他回到這個時空來並不是要重溫回憶,所以他選擇要自己去做出一些在過去沒有做過的事情,雖然他不知道後果會怎麼樣但是能讓他救到張藝興就夠了。

  這樣真的就夠了。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