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金鐘仁將車子給熄火,後頭的張藝興利落的下車,這一次他安全帽解扣解得很俐落,他開心的哼哼了兩聲給金鐘仁聽,表示他也是很棒的,接過張藝興拿過來的安全帽,看見這小子一臉要人誇的樣子,忍不住的將手往他的髮頂拍了上去。「我們藝興好棒,等等哥哥給你糖吃。」

  哄孩子般的語氣讓張藝興的臉蛋變得紅通通的,一個手肘就往金鐘仁撞去,調戲人也不是這樣調戲的!「吃什麼糖?我都這麼大了。」

  「法律又沒有規定幾歲之後就不能吃糖。」金鐘仁被敲了那麼一下也沒有感覺到多痛,反而讓他哈哈大笑了出來,他的藝興果然不管在什麼時候都好可愛。

  這樣打打鬧鬧的時光一瞬間讓金鐘仁的鼻頭感到一陣酸澀,笑到一半止住的笑聲顯得很尷尬,他轉過身又再一次發動了機車,剩下的就是直接回家迎接早晨了。

  「......我先走了。」機車轟轟作響的馬達聲硬生生的將尷尬的氣氛給沖刷掉,金鐘仁說了一句晚安就打算離開,他決定不看張藝興的身影送他進門,到底還是怕自己的意志不夠堅定。

  張藝興的身版有點小雖然跟邊伯賢比還是寬上了那麼一點,但是那樣的背影總是讓人想從後面抱上去,只要靠近他就能得到無聲的安慰,張藝興就是有這樣的魔力。

  看著金鐘仁的舉止有點詭異,張藝興當下卻只有想把這個人給留下來的衝動,今天的他真的很反常除了在鹿晗家把他給抱得死緊之外,還有那個總是用著懷念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目光,這樣的金鐘仁像是金鐘仁卻又好像不是金鐘仁。

  「鐘仁。」張藝興趁著金鐘仁正要催油門時開口喊了他的名字,那人本來緊繃的肩膀在深呼吸之後放鬆了下來,可是卻沒有回過頭看張藝興。

  「怎麼了?」金鐘仁從後照鏡裡觀察著張藝興臉上的表情,那時候的自己是送他回到屋子裡面在門口跟對方表白的,所以現在他根本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站在一旁的張藝興遲遲沒有說話,但是直覺告訴他如果讓金鐘仁就這麼離去那這個人會離他越來越遠的。「我們......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這一句話是張藝興提出他這一生中最大的勇氣說出口的,兩隻手不安的緊握在一起這模樣金鐘仁都看見了,就好像那個時候的他。

  金鐘仁沉默了許久腦海裡面亂哄哄的,果然該發生的事情還是會發生嗎?那他選擇拒絕呢?拒絕之後他們兩個人還可以像朋友一樣的相處嗎?

  「鐘仁......?」張藝興輕喊著不說話的金鐘仁,現在每過一秒鐘都像是在過一分鐘一樣的久,這時間上的折磨讓張藝興的聲音裡都出現了顫抖,這突然的告白是他沒有經過大腦就脫口而出的,他不想被金鐘仁給討厭。


  張藝興喊著他的名字時總是會多一份溫柔,金鐘仁閉上眼猜想著身後的那個人臉上的表情,如果那時候張藝興拒絕他的話他想他的世界已經來到末日了,那他現在怎麼可以也讓他感受到那種末日呢?

  答應好要守護他的啊......金鐘仁在心底嘆了一口氣,他將車子給熄火也拔下了安全帽,該面對的他還是要面對就算七個月後不知道依舊是張藝興死又或者是他金鐘仁死,至少眼前這個人給他的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回應。
  

  「一臉快哭的表情是怕我不要你嗎?」金鐘仁一把將張藝興給拉進自己的懷裡面,胸前感覺到一陣濕潤看來當自己還在猶豫的時候不小心將這傢伙給折磨到了,心隱約的痛了起來他們兩個人之間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就只知道要將對方給抱得死緊不要讓他離開。

  對於往後七個月的日子,金鐘仁頓時之間沒有了把握,他天真的以為只要自己不要跟張藝興告白就可以了,卻忘記這個人也是這樣愛著自己,開口拒絕什麼的就顯得太過於矯情,還有傷害張藝興真的不是他的初衷,既然事情已經這樣發展了那就繼續這樣下去吧。

  總會有辦法的。


  這一夜金鐘仁失眠了,看著在自己身旁睡得安穩的張藝興忽然之間感覺有一點欣慰,心底有點慶幸自己沒有傷害了這個人,不然估計這個人的個性可能現在已經躲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角落哭了。  

  今天是四月二十一日,金鐘仁閉上眼思考著這一天在過去時發生了哪些事情,一早會是他比張藝興還要早起床,然後兩個人一起去附近吃完早餐後他送張藝興去學校上課,而沒有課的他就回到了宿舍,變成戀人的他們跟之前的朋友關係沒有多大出入,只是心又貼近了一點點,就是像人們常說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修成正果的他們將未來的路走得更加踏實。

  在過幾天就是邊伯賢的生日,那一陣子有個叫作朴燦烈的人來找過他,聽說他是邊伯賢的青梅竹馬,只不過後來那個人到國外去讀書了,金鐘仁知道的內容沒有很詳細有些都是吳亦凡告訴自己的,當然這也是促成了吳亦凡最後會跟邊伯賢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七個月後的他們並不是像眼前這般的模樣,吳亦凡本來的情人是金俊勉因為一些誤會兩個人走上了陌途,而邊伯賢一直等待的那個人回國的那一天告訴他兩個人以後都不要再見面了,因為這樣有好一陣子邊伯賢都過得渾渾噩噩的,同樣也是失去情人的吳亦凡在這當下跟邊伯賢越走越近,等其他人都知道的時候他們已經在一起了。

  而鹿晗......金鐘仁想到鹿晗的笑臉心突然緊了一下,這臭小子會在兩天後回家,因為生日的到來就算是養子也還是必須回家走一趟的,那個家庭鹿晗從小就過得不開心,明明是一家子口卻像是陌生人一樣,而在那天回來後的鹿晗卻接收到了自家弟弟自殺未遂的事情,這讓一向能控制好自己的鹿晗崩潰了。
  
  過去種種一切大家不好的事情,都在金鐘仁的腦海裡浮現,他想這一趟旅程他能做的事情更多了。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