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點、這個人。

  這個人有點冷淡,常常那生人勿近的表情總會讓人難以親近,但是這個人他很討厭自負的人卻很喜歡有主見的人。

  這個人真得很難懂,他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做著他喜歡的事情,桌上放著一瓶可樂忘記吃喝都無所謂,而他也總在這時候舔拭著自己心裡的傷口。

  這個人喜歡交朋友,所以他總是用他冷淡的情緒,去尋找自己所想要的朋友,身邊的人總是會笑著說,跟你在一起總得要對自己很有自信,不然一定會被你嚇得落荒而逃。

  聽到這裡這個人就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他朋友多並不奇怪,因為這個人很擅長替他人著想,朋友需要幫忙他都會熱心的去協助他們,只是自己卻是個悶葫蘆,需要幫忙時一句肯求都不會說出口。

  有一點點特別的這個人,別看他酷酷的帥帥的,當他耍起孩子氣來時任何人都受不了,一兩次小小的發呆一下就把周遭的人都給逗樂,誰說這個人難親近?只是得要找對方法才能跟他相處在一起。

  但是這個人有一條界線是任何人都不能去抵觸的,他不喜歡說謊、虛假、搬弄是非,對於被欺負的弱者自己往往都會忍不住那股氣,尤其是當自己遇上那個逆來順受的張賢勝,這脾氣就會變得更大了。

  其實這個人沒想到他會將目光放在張賢勝的身上,只是很默默的他的世界裡,讓這個不起眼的人給住了進來,張賢勝總是會搶著他的可樂,攀著他的背問他在做什麼,不管自己有多冷淡,他的臉上總是有著笑容。

  他是笨蛋嗎?這個人想這問題想過很多次,張賢勝無憂無慮的笑容是自己所做不到的,也是他想要的。

  又有人惹你生氣了嗎?張賢勝的嗓音從自己的身後響起,以前他有跟這個人說過當他生氣時背後總是會冒著火。

  我沒事。這個人看著那讓自己煩惱到不能好好做著自己事情的張賢勝,臉上是一貫的冷靜他才不想又被張賢勝看透。

  騙人騙人,頭髮都快燒起來了。張賢勝伸出手捏著這個人的臉頰,這舉動融化了那一座冰山。

  這個人認命自己真的是碰上了個天敵,才會想不出法子趕走張賢勝,反而讓他越來越靠近自己的世界,原來有一個想守護的人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
  
  一點點、這個人。
  
  這個人有點複雜,外表看起來是那麼好親近,一靠近卻發現充滿秘密神祕的不得了,其實他不複雜只是不喜歡增加別人的困擾。

  要說不增加別人的困擾,也可說這個人只是討厭麻煩的事情而已,所以別跟他說你要幫他做什麼,這個人相信他自己一個人做會快上許多,就是因為這樣才沒有人可以當上他的依靠。

  其實這個人他不想如此的孤立自己,只是他知道很多時候只能靠自己,依賴別人會讓自己變得懦弱,這個人就是如此的敏感也很容易受傷,一開始自己心裡的傷疤不是別人畫下的,是自己親手留下的警惕。

  今天的天氣有點冷,這個人總是會笑笑的說天氣冷躲在窩被裡就好,如果碰巧心情不好那他就會帶上耳機沉澱自己那騷動的情緒,這個人他一點都不神秘,只要你對他微笑他就會回敬你一個這世界上最美麗的笑容。

  這個人有點傻,傻到願意將他的感情押注在一個人身上,用盡自己的生命來愛這個人,但是可惜的是這個人總是喜歡距離近一點、距離遠一點讓人摸不著頭緒,連愛或不愛都分不清。

  龍俊亨我想看星星。這個人靠在這個他試著想要依靠的人身上,他不知道押注在他身上,自己會不會輸得一蹋糊塗。

  現在去嗎?龍俊亨的視線沒有落在這個人的身上,喜歡忙自己工作的他唯一專注的只有眼前的曲譜。

  我要你十年後帶我去山上看星星。這個人的話終於引來龍俊亨的注意,臉上掛著的表情有點調皮,但是這只是他製造出來的小手段。

  這個人他少了一種東西就叫作安全感,他喜歡想好久好久以後的事情,把未來都給安排好在一步一步的踏上去,不要笑他膽子小因為他這輩子只愛一個人,那人就叫作龍俊亨。

  就算是二十年後我都會帶你去。龍俊亨又將視線放到自己面前的曲譜,他不能篤定自己有多了解這個人,但是他知道他要的是一句允諾,有沒有實現都無所謂他只想聽到那句諾言,真的是讓人很心疼。

  不要,我只要十年後。這個人想這輩子他已經押對人了,壓對一個會讓他露出幸福笑容的人。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