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點、這個人。

  這個人有點固執,要他放棄自己所執著的,他只會跟你說一句對不起我做不到,因為他的心腸就是那麼的軟,他怕他如果放棄自己的執著的話,那被他所承諾的對方就會受到無比大的傷害,只是這個人他忘了一件事情每次最痛的其實都是他。

  這個人對於他第六感很好的這件事情感到很驕傲,可是這有一個缺點,那就是他把自己難過的事情給記得太清楚。

  小時候庭院的盆栽因為他忘記澆水枯萎了、在打掃教室時因為想做得好卻晚了別人好幾步而被挨罵、忙碌時那虛弱無力的身體讓自己感到很洩氣,這些事情不管經過幾年這個人都會在午夜時分一個一個回想。

  他不是愛記仇就只是想讓自己變得更好一點,這個人的固執一直都是他的死穴,身邊的人都告訴要他千萬別談戀愛,因為他註定這輩子都是愛情的輸家。

  吵架了總會在第一時間說對不起、分手後卻還是在那盞燈下等待著伊人,體貼溫柔的舉動總是感動了許多人,只可惜說不會跌入愛情墳墓裡的他,還是遇上了自己的終點。

  起光哥我們去吃飯好嗎?這個人整理著散落在沙發上的衣服,他還記得李起光上次說他想吃哪一家餐廳。

  這個人說是居家好男人也不為過,或許是他年紀小做這些事情總會忘了抱怨,別人在前頭丟他在後頭撿的這舉動已經養成習慣,一直等不到李起光的回應讓他有點發慌了。

  是不是又是自己做不好,所以每個人才會想離開他?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經驗裡,這個人總是在想著是自己哪裡做不好,在自己快想破頭時朋友們都會提醒他是你人太好了,就連李起光也抱怨過自己人真的太好。

  你在對我那麼好我就要討厭你了喔。這個人想起上次李起光對自己所說的話,他一把丟下手邊的衣服慌張的看著沙發上的李起光,沒想到看到的是累癱的他那緊張的情緒一瞬間變成了寵溺。
  
  工作疲累的李起光抓著這個人慣用的靠枕熟睡著,工作疲累的他一碰到軟軟的沙發與擁有這個人身上的味道的靠枕,睡魔就襲向了他讓他忘了自己沒有洗澡也忘了吃飯。

  你不愛我我也會愛著你的。這個人知道自己很傻,但是他很喜歡自己選擇的終點,一伸手將那累癱的李起光擁在自己的懷裡,這個人深深相信著他不會拋下他。
  
***

  一點點、這個人。

  這個人喜歡偽裝,他不如大家所想的堅強,不如大家所想的什麼都無所謂,他有他想逃離的地方,但是往往他都逃不了。

  這個人很懂得念舊,雖然過往總是沒有如夢想般的美好,但是他總會想起那個人的好,而接下來就是收拾起自己想要逃離的念頭。

  總會喊著說受傷有什麼關係,然後再給你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華麗的外表掩飾著那遍體鱗傷的軀體,他想要有一段愛一段可以把他捧在手心裡的愛。

  這個人好相處到有點神奇,像是個沒有任何遊戲規則的人一樣,其實沒有他只是將自己的界線壓得很低很低,不讓任何人發覺但是千萬別踩到那上頭去,會將那天真無邪的笑容給擊垮的。
  
  想問他有沒有談過戀愛嗎?其實有的,總在對方放棄他後,這個人都會在那已經轉身的背影朝著他問一句你愛過我嗎?但是都沒有人回答過他這個問題,而他也總是獨自舔拭著自己的哀傷。

  你的未來交給我好不好?這句話是孫東雲對這個人說的,那時愣住的他一不小心將咖啡給打翻,讓兩個人的氣氛變得有些僵。

  這個人他不知道怎麼面對孫東雲,是自己的哀傷沒有隱藏好被發現了嗎?他不希望別人看見他的懦弱,他有他想維持住的東西,就算裝著自己一點都不痛都無所謂,祈求他人來愛自己太可悲了。

  我說這句話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撫平你的傷痛。孫東雲的眼眸很清澈,清澈到讓這個人以為他看到了這世界上最美的星星。

  自大鬼。這個人起身離開了咖啡廳,他佯裝著自己有點生氣其實不然他的心情有點愉悅,就像是談戀愛的小女孩一樣的美好。

  欸、等等我。孫東雲慌張的看著這個人走掉的背影,這下他才了解原來這樣被人給喊著是這種感覺,這個人停下腳步回頭給了孫東雲一個笑容。

  你才要跑快一點。跑快一點快點追上這個人孤單又充滿寂寞的小心靈,這是偷偷給孫東雲的小機會,要他用他的手把他給捧的高高的。

  因為這就是這個人所嚮往的愛情。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