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張賢勝是龍俊亨護送他回來的,他們一起上下學已經十二年了,在這之中總會有跟龍俊亨吵架過,但是那個人也都會繼續待在他家樓下等著他一起上課。

  龍俊亨果然都對自己很好。張賢勝看著擺滿桌子的相框,裡面都是他跟龍俊亨從小到大的合照,他總是會把溫柔留給自己,所以他才會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他。

  「俊亨,你會喜歡我嗎?」張賢勝伸出食指戳著最近他們一起拍的照片,他們的家族旅遊到了郊外去散步,而他跟龍俊亨就站在那盛開的鳳凰花樹下,那掉落的花瓣是那麼的美麗但是也淒涼,這代表他要離開的時間更接近了。

  小時候他記得大人們跟他還有龍俊亨說男生跟男生不可能一起結婚,但是不結婚又沒關係至少他們兩個人可以在一起,龍俊亨當下放開了他的手,那種突然冒出來的寂寞感讓張賢勝感覺很害怕,因為他好像下一秒就會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俊亨我走了之後你會想我嗎?會因為不能跟我一起上課而感覺到寂寞嗎?其實我現在說著說著就好寂寞了。」張賢勝慢慢的將照片給闔上,他輕輕的閉上自己的眼睛現在他自己所要面對的離別,讓他的心臟似乎快要負荷不了一樣的劇痛著。

  「怎麼站在門口不進去?」門外突然傳來媽媽的聲音,這讓張賢勝著時的嚇了一大跳,因為這代表著有人站在他房門外聽著他說話,還有這時間出現在自己家裡的也只有......

  龍俊亨。

  「我剛去廁所,現在才要進去。」龍俊亨尷尬得看著張賢勝的媽媽,他總不能跟他說他都待在門外偷廳著張賢勝的自言自語,只是人真的不能做壞事,他想裡面的那個人也聽到他們外面的對話了。

  「我還想說你怎麼都傻愣愣的待在那,等等要給你們帶點東西上去嗎?」張媽媽看著龍俊亨那有點被自己嚇到的表情,淡淡的笑了一下,他很感謝這個孩子對他們家賢勝的照顧,總是無時無刻的陪著他,所以在每一年的家族旅遊他們也會邀請龍俊亨他們家一起,都十二年了,他們總是會嘆息著如果這兩個孩子是一男一女的話就可以彼此定婚約了。

  「沒關係我等等就走。」龍俊亨對張媽媽說完話之後,輕敲著房門等聽到張賢勝說請進之後,他才把那門給推開。

  但是迎面而來的是尷尬。

  「對不起。」龍俊亨開口說了一句對不起,間接得承認了他剛剛都把張賢勝的自言自語給聽得一清二楚。

  張賢勝茫然得看著龍俊亨,他沒想到眼前這個人把話給都聽完了,給自己的只有那一句對不起。

  「你只要說這個嗎?」張賢勝等著龍俊亨說著其他的隻字片語,但是對方給他的就只有不斷逃避的眼神。

  張賢勝看著現在這樣的龍俊亨,內心冒起了一股不小的火氣,龍俊亨現在毫無反應是不是就代表他對於他喜歡他的這件事情根本就毫不在乎?

  張賢勝緊咬下唇,他從自己的書桌站起身,現在他連一秒的時間都不想跟龍俊亨相處,他閃開龍俊亨的身子,伸出手就想直接離開這房間。

  「等等。」龍俊亨眼明手快的將那被打開的房門又再度得闔上,剛剛他會心神不寧是因為他在想著張賢勝所說的話,只是個騎士怎麼能得到公主的寵愛?

  「等什麼等,給我走開。」張賢勝看著那被關起的房門,心中的火氣又變得更大了,龍俊亨是怕他生氣所以才要攔住他嗎,那他可不需要這樣的同情。「讓開拉龍俊亨!」

  「對不起。」龍俊亨又說了一句對不起,但是這一次他是直接將張賢勝抱在他的懷裡,剛聽到張賢勝問著說自己會不會喜歡他的時候,他的內心是止不住激動,就只能一股腦的一直說著對不起。

  「龍俊亨你幹嘛一直說對不起?」張賢勝被龍俊亨給抱得很緊,這個擁抱他有感受到龍俊亨那不平靜的情緒,雖然他自己一肚子火,但是他還是就這麼得讓他抱著。

  誰叫這十二年來,彼此已經不用問就知道對方的情緒了呢?

  但是想到這張賢勝感覺到有一點難過,為甚麼任何喜怒哀樂彼此都可以猜得很準確,偏偏就只有愛情這部分一絲絲都猜測不了。

  「你剛剛說的話是真的嗎?」龍俊亨感受著張賢勝身上的體溫,那身上熟悉得香味始終都沒有改變,酸酸甜甜如同那一年他們所吃的檸檬水果糖。

  「還有什麼真不真假不假。」張賢勝似乎有點懂龍俊亨現在的情緒,也有點發現他們彼此之間會不了解愛情的感覺,是因為他們都在猜測著彼此。「你一直都在我身邊阿,俊亨。」

  不管張賢勝是笑是哭是喜是怒,只要一轉身就可以看到龍俊亨,而龍俊亨也亦同,那除了眼前的這個人他還能喜歡誰呢?

  「我本來還以為,騎士一輩子就只能看著公主幸福美滿。」龍俊亨想起了今天下午張賢勝對自己說所的話,他本以為他們只能當一輩子的好朋友。
  
  「那是你以為,而我也不是那童話故事裡的公主,我是屬於龍俊亨所愛所保護的公主。」自己的一席話讓龍俊亨想了那麼多,張賢勝知道這代表他也很在乎他的想法,這樣就夠了,就算不能結婚有這種相知相惜的心情就夠了。

  「我愛你。」龍俊亨捧起張賢勝的臉,他的吻就落在張賢勝的額頭上。「不管你離開多久我都會等你的。」

  張賢勝的手仍然抱著龍俊亨,額頭上那一個吻既溫柔又充滿許多的愛,他也知道不管他去哪龍俊亨都會等著他的。

***

  盛開的鳳凰花樹下,已經幾年了張賢勝早就數不清了,這草地上的風吹起來讓人忍不住想睡,所以他也索性的閉上眼,因為跟他約好的那個人遲到好久了。

  張賢勝坐在這裡回想著好幾年的記憶,那一年的初戀那一年的誓言,都是龍俊亨所給他的。

  「睡在這裡會感冒的。」還是那個讓人聽不膩的嗓音,張賢勝笑著張開眼伸出手要龍俊亨抱起他。

  「是你自己太晚來了。」龍俊亨伸出的手他一把抱起坐在樹下的張賢勝,細心的拍去那掉在髮頂上的葉子。

  「總得把房子給整裡好吧,明明是你偷懶先跑出來玩。」龍俊亨整理好張賢勝身上的衣著,他伸出自己的左手而張賢勝也伸出了他的右手。

  「反正有你在我才不管那麼多。」張賢勝明顯得就是在跟龍俊亨撒嬌著,他是他的騎士所以得要負責他一輩子。

  龍俊亨無奈的揉了揉張賢勝的頭,他總是這樣依賴自己,而自己也一樣如此的包容著他。

  下午的風不斷的吹著那顆盛開的鳳凰花樹,龍俊亨與張賢勝兩個人漫步在那落葉繽紛的步道上,緊緊牽住的手上面散發著閃耀的光芒。

  那一年我們相遇,我愛你。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