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賢勝站在自家公司的外頭不高的樓層竟然還亮著燈光,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裡是開發部。

  我陪你回公司拿吧。梁耀燮翻了白眼看著粗心的張賢勝,他記得他下班時還有提醒他別忘記把東西給帶走。

  沒關係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明天也得去找廠商早點回家休息吧。張賢勝推著心不甘情不願的粱耀燮上計程車,他這個朋友就是這樣總是擔心著他。

  「會是他嗎?」張賢勝將目光給收回,手上拿著的是剛剛在餐廳時有人傳給他的簡訊,上面寫著龍俊亨一個人在公司加班,但是卻是一通不知名的電話傳來的。

  張賢勝走至警衛室跟警衛打著招呼,還不忘拿出自己的工作證好確定他就是這家公司的員工,走到電梯前面的他想著今天梁耀燮跟他說過的話,沒想到他們在這裡有了近距離的接觸。

  他跟龍俊亨之間的關係很簡單,就是大學時代的戀人,只不過一場車禍讓他們兩個人的故事畫下了休止符,昏迷的兩人被分隔兩地,張賢勝根本就不知道龍俊亨怎麼了,他的胸前有著很長得一條疤痕,而龍俊亨的右手也是一樣的血淋淋。

  那天的記憶張賢勝本身也很模糊,就只知道龍俊亨的淚水不斷的滑落在他的臉上,而他就只是微笑的跟龍俊亨說要他別擔心,他只是有點累想睡一下。

  只是沒想到當他清醒時一切都變了,他找不到龍俊亨直到前幾個月他來這間公司報到時,他才又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只是他有些變了變得很安靜就好像他只是跟龍俊亨長得很像的人。

  有好幾次他會故意從龍俊亨的面前經過,但是那個人卻不曾認真的注意過他,要不是今天的小插曲或許他張賢勝就真的會這樣放棄龍俊亨。

  上帝讓龍俊亨忘了他,是不是就是在提醒著他們別在一起?

  張賢勝看著樓層顯示燈一個又一個的往上爬,直到了快到達開發部時他卻感覺一陣緊張,他就這樣跑來也不能對龍俊亨說什麼,他真的不該一時衝動的就跑過來,現在他感覺有點後悔。

  「你...」當電梯門一打開,看到站在門口的人讓張賢勝嚇了好大一跳,連對方也訝異的張開嘴看著他。

  站在自己面前的龍俊亨似乎有反應過來眼前這個人就是他中午追逐的張賢勝,本想馬上走進電梯的他卻被逐漸合起來的電梯門給逼退,情急之下他就只能抓著電梯的門喊著。「不好意思,可以請你等一下嗎?」

  龍俊亨的話讓張賢勝鬆開了那壓著關門鍵的手,有卡到障礙物的電梯門一下子馬上又打了開來,這才讓龍俊亨鬆了一口氣。

  「你...你有事嗎?」張賢勝往後靠著身後的大鏡子上頭,電梯的門又關了起來,這座電梯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小密室,也只剩下他跟龍俊亨兩個人。

  「我...」很突然跟張賢勝見到面的龍俊亨,一瞬間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這小小的空間裡面正逐漸充斥著張賢勝身上的花香味,而這味道讓龍俊亨的頭開始的隱隱作痛,連帶的他右手上的傷口也隱約的抽痛著。

  「我跟你認識嗎?」龍俊亨的眼眸裡透著茫然,他看著張賢勝的臉蛋雖然跟自己腦海裡的身影有些相識,但是他卻不能想起那完整的面孔,到底事發生了什麼事情?而眼前的張賢勝是那個他嗎?

  「我們不認識喔。」看著龍俊亨眼裡的茫然讓張賢勝那焦慮的情緒也變得冷靜下來,臉上掛起一個溫和的笑容他搖著頭否定著,他想龍俊亨如果真的想起他雖然是好事,但是車禍帶來的傷痛太痛了,他不想看到痛苦的龍俊亨。

  張賢勝臉上的笑容讓龍俊亨的心臟狠狠的漏跳了一拍,那緊窒的感覺讓他一度忘了怎麼呼吸。

  「我知道你是開發部的同仁,但是我們之間過去沒有見過面。」張賢勝一字一句的說著違心之論,他伸手按著電梯的數字鍵,只要等到電梯的門又再一次的打開那他跟龍俊亨之間就沒有絲毫關係了。

  龍俊亨聽著張賢勝說的話,那頭也逐漸的垂了下來,眼前的這個人他的一舉一動都勾起龍俊亨那最深層的記憶,一幕又一幕零碎的記憶再快要拼起來的那一剎那又散了開來,龍俊亨只能不斷的搖著頭要自己清醒一點。

  「不,我跟你之間一定有關連。」龍俊亨抬起眼堅定的看著張賢勝,他相信他們之間一定有關係,不然他不會如此反常的。

  龍俊亨裸露出來的情緒讓張賢勝築起的面具出現了裂痕,一看到電梯門打開他馬上掠過龍俊亨往外跑,但是他卻比不上龍俊亨的速度,那個人一把抱著張賢勝,這樣近距離的接觸讓龍俊亨的心痛得感覺變得更加的明顯。

  好痛苦。龍俊亨抱著張賢勝那湧上心頭的哀傷感讓他的五官都皺在一起,心底一直有個聲音叫他一定要想起來。

  俊亨...我沒事的就只是累了想睡一下,你別哭了好嗎...

  賢勝你不要怕,一下子就有人會來救我們了,你不要睡看著我看著我!

  「賢勝你不要怕...我會陪著你的...」龍俊亨的腦海裡閃過了好幾個片段,這下他才知道那個哭泣的聲音是他自己的,他眼前的這個人就是他死命抱在懷裡不斷哭喊的對象。「對不起我保護不了你...」

  龍俊亨的話語也讓張賢勝勾起了那一天的回憶,他不知道這個男人有沒有想起關於他們的一切,但是張賢勝的眼淚早已從眼眶裡滑落了下來。

  上帝你將他還給我了嗎?

***

  游標指向存檔的按鈕上頭,龍俊亨將視窗關起後就開始收拾自己的公事包,最近他工作速度又回復了以往,就好似前陣子的他只是一時的失常。

  「唉唷、有情人後都變得比較早下班了是嗎?」尹斗俊看著閃很快的龍俊亨,看不下去的開口嘲諷著。

  「客氣了。」龍俊亨對此也很習慣,誰叫尹斗俊最近心情總是不大好,那個小不隆冬的梁耀燮果然不好惹,把我們的情聖給弄得焦頭爛額。

  在那天之後龍俊亨跟張賢勝有好好的坐下來面談,現在龍俊亨腦海裡的記憶並沒有恢復多少,就只有記得車禍那時候的片段,張賢勝告訴他那天他們兩個人在爭吵時往外跑的他才會被車子給撞到,本想保護他的龍俊亨根本就來不及阻止眼前的一切。

  龍俊亨下意識的說了好幾句對不起,但是卻都被張賢勝那溫柔的笑容給阻擋了。

  因為他說復合的兩個人不該浪費時間在對不起上頭,而是應該讓他們找回過去相愛的記憶,若真的找不到就再一次製造新的記憶。

  「你這臭小子看你的態度真想揍你。」尹斗俊一邊碎碎念一邊心不甘情不願的繼續做著工作,他想他是要留下來加班了。

  「斗俊,是你要賢勝來公司的對不對?」龍俊亨事後有思考過這一切不合裡的地方,沒道理張賢勝會碰巧出現在這裡,而當天知道他加班的也只有尹斗俊。

  「我這都是為了討好耀燮。」尹斗俊的目光看著電腦,但是那耳根子卻一下子就出賣了他,看著這樣的尹斗俊龍俊亨就只是很真誠的給了一句謝謝後,就走到了他跟張賢勝平時會一起等候彼此下班的地點。

  這幾天兩個人都相處的很平穩,雖然龍俊亨是個失憶的人,但是他總會記得張賢勝的習慣,像是走在路上時習慣靠著哪一邊,吃東西總會先挑飯還是麵,這似乎已經變成了龍俊亨的直覺反應。

  「賢勝!」果不其然自己所期盼的人而就站在那裡等候著他,龍俊亨喊著人兒的名字那回過頭的面容有著燦爛的笑容,上帝雖然奪走了他的記憶,但是卻也給了他們寫下新的故事的權利。

  愛情總要帶點缺陷,才會知道他的可貴之處,而會走一輩子的感情不管時間經過多久,他們也會是彼此唯一的戀人。

  就像龍俊亨與張賢勝一樣,那是切不斷的牽絆。

完▫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