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淺眠的張賢勝一整晚都張開看著自己房間的天花板,手錶上的時間指著凌晨五點,他可以說是整晚沒睡了。

  「唉。」張賢勝嘆了一口氣之後從床上起身,整晚沒睡的下場造成他腦袋裡昏昏沉沉的,他記得龍俊亨剛走的那幾個月,他也都沒有好好睡過,好像是在認識梁耀燮之後自己才真正的睡好過。

  那天他丟下梁耀燮之後就沒有跟他兩個人單獨一起了,不是多了一個龍俊亨就是多了一個尹斗俊,本來的早餐時間也被那兩個礙眼鬼給打擾的很徹底,張賢勝想著今天是不是得早點把梁耀燮給約出來,現在的他不想看到龍俊亨。

  張賢勝看著叫醒梁耀燮的時間還有一個鐘頭,他緩慢的走到浴室洗清洗著,也到衣櫃那慢慢的拿起裡面的制服換穿著,他對龍俊亨來說是兒時玩伴是學校學生也是他的情人,那他想親近他是不對的嗎?

  手往上一拉,那綁得完美的領帶一下子就被拉緊,這窒息感讓張賢勝的思緒停了下來,牆上的時鐘滴答滴答的提醒著他六點快到了,他收回自己胡思亂想的心緒,拿出手機撥打著熟悉的號碼,而電話的那一頭是梁耀燮睡昏頭的聲音。

  這臭小子一定又打電動打到半夜。

***

  「賢勝你心情不好是嗎?」梁耀燮一走進早餐店裡面就無力的趴在桌子上,一大早接到張賢勝的電話把他驚醒,在知道他已經騎腳踏車到自家門口時,梁耀燮這下才真的相信張賢勝有打電話給他。

  「那你肚子不餓嗎?」張賢勝一下子跟老闆娘喊了草莓三明治又叫了一杯牛奶,東西一到桌上他迫不期待的將食物塞滿他的嘴。

  「我看你真的反常了。」梁耀燮不理會張賢勝,他看著牆上的菜單想著他的早餐該吃甚麼,還有他認真的感覺他得叫張賢勝請客才對。

  「那我吃豬肉漢......」

  「耀燮會想跟斗俊讀同一間大學嗎?」張賢勝打斷梁耀燮想像著菜餚的美好畫面,那句話讓他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

  「你...你說什麼?跟誰上同一間大學?」梁耀燮的臉皮一下子就紅了起來,這問題也是尹斗俊這幾天一直煩著他的,怎麼連張賢勝也一起問他。
  

  「你不想跟他同一間大學嗎?」張賢勝看著梁耀燮不知所措的樣子,他放下手中的牛奶反問著。

  「也......也不是啦......」說到後來梁耀燮的聲音很小就跟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又繼續趴在桌子上面。「我這樣黏過去不會很厚臉皮嗎?」

  梁耀燮這幾天只要一碰到尹斗俊總是被問著往後要上哪一間大學,在跟老師討論的升學志願表自己總是把他空著不敢填,他的心裡想跟尹斗俊一起,但是太過於靠近的他們是好的嗎?只要他說想跟他一起上同一間大學,他一定當家教幫助自己的。

  只是梁耀燮不敢綁住尹斗俊的腳步。

  「為什麼會厚臉皮?你跟著他的腳步沒有錯。」張賢勝眉頭皺得死緊,彼此明明是戀人的關係,為什麼都要介意這些事情呢?

  「斗俊有他的人生,雖然我跟他在一起但是不代表可以綁住他。」梁耀燮這幾天都想著這個問題,他沒有任何立場去阻斷尹斗俊要走的路,因為他知道尹斗俊會因為他的任何一句話就改變自己的選擇,他才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他要尹斗俊活得更像他自己。

  「但是我想追著俊亨,我想要他等我。」張賢勝似乎能懂得梁耀燮的意思,但是他已經等了他五年了,要他放棄往後可以跟龍俊亨在一起的日子他做不到。「我等了夠久了耀燮......」

  梁耀燮這下能猜到張賢勝心情不好的原因,這個人總是心思如此細膩,張賢勝與龍俊亨之間雖然認識的很久,但是他們彼此可以說是陌生的,五年的空白得花多少時間去填補才可以填滿?

  「我跟俊亨說過想去他大學,但是他不讓我去。」張賢勝後面繼續說著話,但是頭也早就垂了下來,看不見表情的梁耀燮伸出手拍著他的背,希望能給他一點安慰。

  兩個人之間彼此沉默著,張賢勝的雙手握得很緊很緊,他害怕自己的幸福跟本就沒有到來。

***

  今天很奇怪,都已經是中午時間了,張賢勝到現在都沒有看到龍俊亨的身影,別的老師說他請假了,但是昨天的他明明就好好的做什麼要請假?

  「擔心的話就打電話吧。」梁耀燮看著張賢勝從早上開始就魂不守舍的樣子,連他的眉頭也皺得死緊。

  「沒......沒關係......」張賢勝好幾次想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想追問著知道他下落的人他到底去哪裡了,想撥打給那音訊全無的男人,但是自己會失望嗎?對於撥出去的電話沒有回應。

  張賢勝知道自己會很受傷很難過,所以他才會猶豫不決,因為龍俊亨的消失太讓他印象深刻,他完全忘不了。

  「那賢勝你別擔心好嗎?看你這樣我也開始緊張了。」梁耀燮看著張賢勝那幾乎慘白的臉蛋,焦慮的他也不斷四處張望著,如果這時後尹斗俊在的話一定可以幫助他們的。

  但是周遭沒有尹斗俊的身影也沒有龍俊亨的身影,這幾堂課下來梁耀燮完全打不了瞌睡,因為張賢勝的臉像是隨時會昏倒一樣的讓他擔心著。

  「會不會又走了?會不會因為嫌我煩就跑走了?耀燮我到底該怎麼辦...」張賢勝的手心裡冒出滿滿的汗水,一邊開口的他聲音裡不斷的顫抖著,他好無助也摸不了頭緒。

  「賢勝別怕沒事的。」梁耀燮趁著大家快要看到張賢勝那眼眶裡的淚水時,上前緊緊的將他抱在懷裡,這無助的不安五年前梁耀燮他看過,而那時候的他也是這樣抱著他,擋住那不斷滑落的淚水。

  龍俊亨,你知道他很愛你嗎?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