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回到宿舍的孫東雲,脫下外套後就坐在椅子上歇息,剛剛他才與李起光分別,今天這場飯局是他們拖了一個星期的約定,而他們也總算彼此交換了手機號碼。

  東雲我到家了謝謝你。孫東雲的屁股還沒坐熱手機馬上就傳來了簡訊的提示音,一看著螢幕果不其然是李起光。

  孫東雲看著手機思考了一會兒,他在想著要回覆李起光的內容,今天一整天下來他很想問李起光他是為了什麼而哭,但是他都遲遲說不出口。

  你為什麼哭了?最後打上去的還是這幾個字,但是等了好幾分鐘李起光都沒有回應孫東雲。

  孫東雲猜想著他是不是問了不該問的問題,聳了聳肩就將手機給放到桌子上,今天一整天讓他感覺有點疲累,是該好好洗澡休息的時候了。

  另外一頭收到簡訊的李起光是躺在床上苦惱著,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孫東雲會比較恰當,他們現在只是朋友關係,而他也真的不該妄想跟孫東雲有別的關係,可是他還是好想有不一樣的感覺。

  「李起光換你去洗澡了。」張賢勝敲過門後就打裡開李起光的房門,他看著沒洗澡的他在床上翻滾的樣子臉上的表情變的很臭。

  「賢勝你覺得我該回東雲什麼?」李起光一看見張賢勝馬上又從床上跳起來,這舉動讓張賢勝差點將門給關上,避免李起光這髒東西撲向他。
 
  「你跟他見面了?」張賢勝聽到李起光一整個星期一直唸著的名字,他本來以為他們已經見不了面,沒想到李起光還是遇上了。 

  李起光開心的點著頭,然後開始說著他們今天遇見的情況還有說了哪些話,張賢勝整張臉都皺在一起。

  「所以我們剛剛才分開,還有這是他回傳給我的簡訊,他問我今天為什麼哭。」李起光笑得一臉開心,但是張賢勝卻是一拳揍向李起光的肩膀。

  「你是白癡嗎?對方有女朋友耶?還有你抱著他哭是有沒有腦啊?」張賢勝一開口就是一連串的謾罵,這讓李起光完全反應不過來他以為他會替他開心。「別做傻事好嗎?你會受傷的。」

  張賢勝的表情很認真,這讓李起光的笑臉垮了下來,他知道孫東雲有女朋友但是他真的不能多一點期望嗎?就算會受傷他也忘不了他對於孫東雲的悸動。

  「可是......可是我喜歡他。」李起光對張賢勝說出自己的心情,激動的他臉頰都開始泛紅。「我今天看到他真的很開心,這是我第一次對一個人有這樣的感覺,就算會受傷我也不後悔。」

  看見李起光認真的神情,張賢勝只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不捨的將李起光給抱在懷裡完全忘記剛剛的自己有多嫌棄李起光。

  「如果你真的想去追逐你所想要的,我會陪你。」張賢勝似乎是屈服在李起光的堅持下,他們已經忘記彼此當朋友多少年了,但是跟對方的牽絆卻不是用三言兩語就可以去改變,感受到張賢勝的溫暖的李起光也回應他的擁抱,今天他終於做了一個會改變命運的決定。

  就是他依然選擇要愛著孫東雲。

  洗完澡的孫東雲沿著頭髮滴下來的水珠就落在地板上,他隨意的撥弄著頭髮走到矮桌子旁要找吹風機時才想起他發給李起光的簡訊。
  
  他會回應嗎?孫東雲困惑的想著,但是手還是拿起自己的手機,上頭有一封未讀簡訊,孫東雲打開那封簡訊上頭的文字讓他的表情變得凝重。

  你是我這輩子最珍惜的相遇。

  這幾個字代表的含意可以包含許多的情況,孫東雲坐在椅子上安靜的沉思著他跟李起光這幾個小時的相處,這個人很愛哭就像是水做一樣的,就算沒有哭眼睛也是水汪汪的,他跟孩子一樣走路喜歡蹦蹦跳跳,就算坐在椅子上也會忍不住的東碰碰西碰碰的,思及此孫東雲突然驚覺自己的臉上是帶著笑容的。

  這是他第一次對於一個人有了這樣的情緒,就如之前所說的孫東雲的一生都很平淡,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激起漣漪,但是李起光似乎改變了這一切。

  孫東雲沒想到他自己也會有這一天,當他在釐清自己的思緒時,一通電話的造訪讓他停止了思考,這一次打來的不是李起光而是他的女朋友。

  「喂?」孫東雲接起電話,心突然像是被重重的打了一拳似的,一個名叫罪惡感的東西充斥在他的腦海裡。

  電話裡的女孩跟孫東雲說她剛剛回到宿舍,因為一整天沒有見到面才想說打通電話跟他聊一下,其實孫東雲沒有認真的聽女孩在說些什麼,他只想壓下他的罪惡感。

  『東雲?』女孩喊著孫東雲的名字,她有感覺出來電話的另一頭似乎在分心著。『你今天很累嗎?』

  「對不起。」孫東雲順著女孩的想法告訴她今天的自己有點累想早點休息,女孩馬上貼心的回應要孫東雲趕快休息,而明天的她還是要繼續忙的專題的事情。

  『明天早上我要跟同學去圖書館,所以我會自己去學校,那就先說晚安了喔。』女孩說了晚安之後就掛斷了電話,孫東雲則是看著手機腦海裡一片空白。

  這算是外遇嗎?孫東雲不知道,但是他能肯定的是李起光對於自己一定有不一樣的想法,而那個則是他所不敢去面對的。

  男孩跟男孩......這果然是個難解的謎題。

  洗好澡的李起光看著窗外的月亮,膽小的他傳完簡訊之後一度想將手機給關機,他好怕孫東雲會突然打給自己,但是當他害怕幾十分鐘之後,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

  他回傳的內容可以說是曖昧不明,但卻是他最想說的話。

  「月亮啊,如果可以跟你許願,那可以讓我跟東雲在一起嗎?」李起光閉上眼對著窗外的月亮祈禱著,不管這機率多麼微乎其微,他還是會懷抱著希望。

續▫

文章標籤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