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耀燮驚慌的看著孫東雲,他不知道自己該開口說些什麼,但是他卻感覺得到孫東雲那冷酷的臉上帶著一點嘲笑。

  「你怎麼還是那麼天真?你以為我這半年沒有對你做什麼事情就可以為所欲為嗎?」孫東雲質問著梁耀燮,那穿著皮鞋的雙腳一步又一步的往前走著,但是梁耀燮卻沒有迴避孫東雲的視線。「連被起光給背叛了還傻傻的待在這裡等著尹斗俊,你真以為他會來嗎?」

  「斗俊......斗俊會來的。」梁耀燮反駁著孫東雲,他不管李起光是否欺騙自己,剛剛他跟尹斗俊明明就有說到電話所以他會來的。

  孫東雲看見梁耀燮眼神裡的堅定,下一秒他的手往前抓住梁耀燮的領子,內心卻燃起一把火。「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處境?尹斗俊他不會來找你你被出賣了!」

  孫東雲的聲音吼得梁耀燮的腦袋瓜子嗡嗡作響,他摀住自己的耳朵看著眼前這抓著自己領子的男人,眼神裡透著哀傷。

  「東雲,如果這樣做你就會比較開心嗎?」梁耀燮雖然現在感覺有一點呼吸困難,但是他還是沒有絲毫害怕的繼續看著孫東雲。「就算起光真的背叛我,就算斗俊因為這樣真的找不到我,我也不會恨他們、責怪他們,對不起我先毀了我跟你之間的約定。」

  梁耀燮最後露出了一個笑容跟孫東雲道歉,但是這舉動卻讓孫東雲反應不過來。

  「斗俊常跟我說,說他的弟弟雖然比一般的孩子還要成熟,但是內心卻跟小孩一樣的單純,斗俊他每天都在後悔著沒能多跟你相處,不能當一個好哥哥聽你說你的心底話。」梁耀燮想著尹斗俊過去總是滿臉後悔的表情,連他的內心都不禁跟著沉重。「你是你斗俊是斗俊,上一代的事情不該牽連到你們的身上的。」

  「但是他還是沒陪著我不是嗎?」孫東雲一開口就讓梁耀燮啞口無言,他放開梁耀燮的領子忍不住低著頭笑著。「他可知道屋子裡空蕩蕩的只有我自己一個人的感受?我偏要讓他嚐嚐看沒有任何人可以陪在他身邊的滋味。」

  孫東雲笑了笑便抬起頭看著梁耀燮,眼神裡透露出可怕的訊息,當梁耀燮下意識想逃跑的時候,這次孫東雲抓著的不是他的領子反而是他那白皙的脖子。「或許我該讓你去地獄等著看尹斗俊接下來的下場。」

  李起光托著腮看著眼前的咖啡杯,他剛剛打了一通電話給孫東雲告訴梁耀燮現在人在哪裡,還有正在等著誰,其實他不怕自己這樣陷害梁耀燮的事情會被發現,反正李起光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在孫東雲的內心裡是什麼樣的形象,他只想要孫東雲恢復以往的冷酷無情。

  孫東雲掛心著梁耀燮的舉動讓李起光一直清楚的記在心裡,是陪著孫東雲最久的,也要由他來改變孫東雲才對,是梁耀燮破壞了遊戲規則所以這是他該遭受的逞罰。

  「耀燮在哪裡?」坐在對面的尹斗俊,他忍了幾分鐘後終於忍不住又問起李起光梁耀燮的下落,從他們見面到現在根本就沒有看見梁耀燮的身影,而李起光又只是安靜的不回答他,這使他內心的不安感越擴越大,他好怕梁耀燮會出事。

  「他對你很重要嗎?」李起光回答給尹斗俊的是毫不相關的問題,但是尹斗俊選擇繼續耐著性子。

  「對。」尹斗俊回答得很肯定,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就馬上回答李起光。

  「那如果是弟弟跟梁耀燮你會選擇誰呢?」李起光張著他的雙眼透著無辜,他選擇忽略尹斗俊的不耐煩,反正這遊戲是他在主導的,參與遊戲的人是沒有資格不滿的。「當要犧牲一個人的時候你會選擇犧牲誰?」

  尹斗俊在跟李起光第一次接觸的時候就感覺這個人有著不尋常的氣息,經由張賢勝的調查他也才知道這人是一直陪著孫東雲走過風風雨雨的那個人,商業上的人都稱他為鬼才,但是行事作風也總是讓人猜不透。

  「回答不出來嗎?」李起光看著尹斗俊的雙眼,他想知道他最真實的答案是什麼。

  「我會救東雲,因為我虧欠他太多了。」尹斗俊緩緩的嘆了一口氣,他的腦海裡依稀記得他被迫放開孫東雲的,而那雙天真無邪的雙眸染上了一層哀傷,是他沒用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

  「東雲......你竟然是救東雲啊......」李起光唸著尹斗俊說出來的回答,他正在猜測著那總是臉上帶著笑容似乎沒有一點哀傷的梁耀燮在聽到尹斗俊的回答時,不曉得會不會換上一個他從沒看過的表情,只是很可惜梁耀燮不在現場所以沒機會親耳聽見。

  「但是我會去陪耀燮的。」尹斗俊後面的但書說得很慢,可是李起光卻能感受到那語氣裡的堅決,本來透著玩趣的笑顏也漸漸的收拾起來。「他在哪我就去哪,我不會再讓他孤單的。」

  「其實東雲他很討厭你。」李起光的目光又看回桌上的咖啡杯。「他總是想著怎麼樣才能讓你難過,但是他卻對耀燮很好,你說東雲這是什麼心思呢?」

  李起光端起咖啡杯將他們都給灑在桌面上,他拿起一旁裝著鮮奶油的瓶子似乎在寫著字。

  「東雲只惦記著你惦記著過去,而後當他知道耀燮的存在,也讓他住進了心裡,果然只有我是不被在乎的。」李起光沒有等尹斗俊回答自己的問題,因為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孫東雲的想法,也不想了解別人是怎麼認為的,這幾年來他看著孫東雲那麼久自然也知道他的執著。

  孫東雲的內心有一個被封鎖起來的小孩,那是李起光無法拯救的。

  「耀燮在這裡,看見東雲幫我跟他說一句永別。」李起光將一張寫著地址的白紙交給尹斗俊,就在他要離去的時候也看見了那桌面上李起光所留下的字跡。

  你的心門,是我靠近不了的遺憾。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