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的小腦袋瓜不斷的看著地面,連著好幾日的練習跟表演,讓張賢勝一天比一天還要疲累,但是想做到最好的他連一次辛苦都沒有說出口。

  回到宿舍看著留著小燈的客廳,比較早回家的人都先睡了,張賢勝回到房間拿著自己的衣服,卻沒看見尹斗俊休息的身影,忙碌一天的他腦子頓頓的根本無心去思考尹斗俊會往哪跑,現在的他只想快點偷得這一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一打開熱水滿浴室開始被熱氣給壟罩,張賢勝這下才打起了一點精神,他想著今天音樂劇演出,想著自己有沒有哪裡表現不好,接著回歸練習的下次該注意哪裡,短短的十幾分鐘說真的張賢勝也沒有放鬆到哪裡去。

  「呼......」張賢勝在洗完澡後馬上吹乾了頭髮,一坐上自己的床放鬆的吐了一口氣,這忙碌的日子他很習慣,偏偏自己的身體總是要跟他鬧著脾氣說他很累。

  人家說安靜的空間反而讓人更容易入睡,今天反常的張賢勝卻只是張大眼看著天花板,平時他還可以聽著尹斗俊的聒噪聲睡覺,偏偏那聒噪的人不知道跑哪了,讓他現在怪不習慣的。

  不知道龍俊亨在不在?張賢勝看著天花板想起跟他一樣忙碌的人,龍俊亨的作息總是以工作室為主,這宿舍也只有他想到才會回來,現在感覺寂寞的張賢勝突然想到龍俊亨的房間找著那個很難遇見的大笨蛋。

  躡手躡腳、躡手躡腳。

  一打開龍俊亨的房門張賢勝先看到的是李起光熟睡的臉龐,接著的看向另一個方向他找到了龍俊亨的身影,那人的背緊貼著牆睡覺而額上的眉毛緊皺在一起,這畫面讓張賢勝笑了。

  「連睡覺也不可以放鬆一點嗎?」張賢勝伸出他的手指戳著龍俊亨的眉間,坐在地板上的他將手趴在床邊看著龍俊亨的睡顏,那本來稍長的頭髮幾乎被剃掉了一邊,那種刺刺的觸感常常讓張賢勝玩得愛不釋手,而龍俊亨也只能無奈的笑著。

  在玩就把你的手給綁起來。這是龍俊亨常說的威脅語句。

  「糟了......想睡了......」張賢勝看著龍俊亨的睡臉過沒多久也開始打起哈欠,不想又跑回房間睡他舒服的單人床的張賢勝,動作輕柔的爬上了龍俊亨的床,單人床要擠上兩個人說真的有點困難,但是很會找好風水的張賢勝直接的窩向了龍俊亨的懷裡。

  反正不管怎麼樣龍俊亨都要讓他,就算是擠一張單人床也不可以有怨言,對吧?

  尹斗俊現在的臉色有點臭,他正不滿的看著躺在他腿上看漫畫的梁耀燮。

  「你這心機鬼,你先打了文章那換我上去打不就被人家說學你嗎?」尹斗俊一把抽起梁耀燮的漫畫,不悅的捏著那變的扁塌的臉頰,看來要多買點宵夜餵胖著小子才行。

  「學我有什麼關係,這是你的驕傲好嗎?天底下哪有人還可以學梁耀燮我啊?」梁耀燮甩了甩頭將尹斗俊的手給甩掉,還不忘要搶回自己的漫畫,但偏偏尹斗俊就是力氣大人又大隻,搞到他整個人坐起來還是搶不回他的漫畫。「尹斗俊你很幼稚耶!」

  「梁大師我這幼稚就是跟你學的。」尹斗俊笑著伸出手鉤住梁耀燮的脖子,又將那小小的身軀給重新擁入懷中,這是他們平時的相處模式,就算房間不一樣只要誰有空都會往那人的房間窩去。

  「我才不幼稚!」梁耀燮拼命的掙扎著,孫東雲雖然早已經入睡,但是兩個人的吵鬧聲讓他睡得有點不安穩。「你安靜點啦。」

  梁耀燮看著孫東雲開始翻動身子的模樣也放棄了掙扎,他一手拍上尹斗俊的手要他別在玩鬧。

  「我不要。」出乎意料的尹斗俊直接反駁梁耀燮的提議,這舉動馬上讓梁耀燮回過頭想質問他原因,卻在那一剎那卻被尹斗俊給奪走了香吻。「再多吻我幾次我就安靜點。」

  「笨蛋......」梁耀燮的臉一下子不爭氣的漲紅,這幼稚的男人總是只賴著他撒嬌,也總是讓他不知所措。「去吻牆壁吧你!」

  一個枕頭馬上飛往尹斗俊那笑得怪異的臉上頭,沒辦法梁耀燮就是個容易害羞的小孩。

  孫東雲無奈的看著牆壁,他的直覺一向很準他身後正再上演著讓他非常尷尬的畫面,但是孫東雲唯一的救兵李起光早就安然的睡在他的夢鄉裡。

  起光哥(哭)。

  夜晚就這樣畫下了句點,晚安。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