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兩個人在一起,會因為熟悉而變得陌生,一切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明明彼此曾經是最靠近的,直到今天最陌生的也是彼此。

  「我......有些東西還放在你這。」龍俊亨看著被打開的大門,張賢勝的臉上透著微微的尷尬,交往三年的他們在這幾天裡變得像是認識三天一樣的不知該如何跟對方相處。

  龍俊亨說他想冷靜一下,張賢勝也只是點了點頭。

  「進來吧。」張賢勝將門打開著讓龍俊亨自己進來,兩個人在一起一年後就一同租下了這間公寓,直到前幾天龍俊亨才搬離這裡,張賢勝不想去看龍俊亨漏拿了哪些東西,他悠哉的走到廚房泡著早上一定要喝的黑咖啡沉思著。

  他不在乎嗎?其實也不是,就只是張賢勝不知道該如何去在乎這一段感情,感情這種東西是透明的,你看不著它也摸不透,哪時候開始變質你也不知道,唯一會知道的就是兩個人開始變的默默無語。

  「喝咖啡之前有吃早餐嗎?」龍俊亨一走出臥房就看見坐在廚房裡發呆的張賢勝,那正冒著煙的黑咖啡已經剩下半杯,而他的眉頭也促的死緊。

  「找到你要的東西了嗎?」張賢勝選擇不回答龍俊亨的問題,他迴避著對方看著自己的眼神,目光只專注於杯子裡那透著自己身影的液體。

  龍俊亨心底了解張賢勝現在正在逃避著自己,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手緊握著自己剛找到的書籍。

  「我找到了......那我先走了。」龍俊亨轉過身開始往玄關的方向走去,那邁開的步伐從本來的遲疑變得堅定,他本來還想多說幾句話,但是他也知道不管多說什麼也拉不近彼此的距離。

  張賢勝沒有跟龍俊亨說再見也沒有說路上小心,那低著的頭總算抬起看著龍俊亨的背影,熟悉的畫面一次又一次的在張賢勝的腦海裡放送著。

  龍俊亨,如果你要走將回憶也一起拿走好不好?

  是夜,張賢勝看著螢幕手指頭不斷的敲敲打打,現在已經是凌晨時分但是他卻沒有在床上睡覺,過去在這時間總有人會拉掉他的插頭逼他去睡覺,但是這空蕩蕩的屋子裡再也沒有人可以管他。

  "你今天怎麼那麼晚睡?"遊戲裡傳來了訊息,張賢勝低著頭敲打著鍵盤回應著。

  "睡不著想多玩點。"

  "之前不是會有大魔王跑來拔你插頭嗎?"

  "嗯......他不在了。"

  張賢勝沉默的打上這幾句話就將視窗給關上,每到夜深人靜許多以為自己忘掉的情緒都會浮上腦海裡,張賢勝很怕寂寞他相信龍俊亨也知道。

  「你這笨蛋......」張賢勝趴在桌上暗罵了一句,他不知道是罵自己還是龍俊亨,他只知道他好煩。

  張賢勝不知道該怎麼阻止龍俊亨的離去,不知道該怎麼跟龍俊亨表達他的心情,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不想面對現在的情況。

  「我們......真的得結束嗎......」最後張賢勝閉上那透著沉重的眼皮,他不管自己在這睡會不會感冒,唯一只知道他想將這一切當成夢境。

  愛情果然很難懂也很難抹消。

  「龍俊亨你的領子歪一邊你知道嗎?」尹斗俊一早等著到辦公室開會,看著迎面而來的龍俊亨那胸前的領帶讓他忍不住發笑。「怎麼?賢勝賴床沒幫你打領帶嗎?」

  「......我跟他暫時分居。」龍俊亨無奈的拉著胸前的領帶,他一向不擅長做這種事情,所以總是張賢勝會替他做。

  「幹嘛?你們吵架?」尹斗俊略訝異的看著龍俊亨,他沒想到他會聽到這樣的回答。

  「感覺有點變質所以我跟他說要暫時分居。」龍俊亨無奈的拔下脖子上的領帶,早上這場會議他不用參加,所以領帶這種事情他也不想多管了。

  「你不是跟賢勝在一起很久了?少說你們也認識五年有吧。」尹斗俊看著對領帶有點生氣的龍俊亨,馬上一隻手就勾上他的脖子。「說真的像你們這種情況只有兩種選擇,不是分手,就是跟對方在一起一輩子。」

  尹斗俊說得話很多很長,但是每一句都聽進龍俊亨的心裡,他跟張賢勝認識的時間真的很長,當他們決定要交往的時後彼此也是認真考慮過的,或許現在就是他們關鍵的時刻,如果對方真的是彼此之間忘不掉的人,那總會走的下去的。

  「你現在還年輕,手上拿那領帶跟公司裡的女職員說要她們幫你打,哪個人不會開心的湊過來?如果真的不適合就找一個更好的吧。」尹斗俊說到後來就只是拍著龍俊亨的肩膀表示打氣後,就先走到辦公室裡開會。

  尹斗俊所說的龍俊亨不是不懂,現在的他真的得去找其他的戀情才能知道過去是不是他所依戀的,而這心中的不捨是屬於習慣又或者是真愛,時間總能證明吧?

  睡在電腦桌上的張賢勝,清醒後所迎接的是腰痠背痛,他艱難的看著錶上的時間,現在是下午三點多,當他還在清醒腦子的時候,家裡的門鈴聲隨之響起,這讓他無奈的站起身去迎門。

  「你好,請問龍俊亨先生住這裡嗎?這裡有他的包裹。」送貨員清新爽朗的笑容對著張賢勝打著招呼,龍俊亨的包裹是一個小箱子,張賢勝第一個想到就是對方又買書了。

  「......是的。」張賢勝遲疑了一下還是替龍俊亨收下了那一個包裹,送貨員拿了簽收單給張賢勝簽名後就帶著笑容又離開,而張賢勝則是呆呆的看著那箱子,因為他想著該怎麼處理眼前這東西。

  是要打電話給龍俊亨?還是送去他家呢?張賢勝的腦袋瓜裡正在打仗,如果是打給龍俊亨他相信他們兩個人會很尷尬,那送去家裡會比較好嗎?

  「算了,送去家裡好了,大不了直接給他丟門口。」張賢勝臉上掛起一個淺淺的笑容,他只不過是送一個包裹給朋友總不用那麼傷腦筋吧?想通後的張賢勝馬上走回屋裡,換了套衣服洗把臉後就出門替龍俊亨送包裹。
  
  他想,他們總該學會對彼此放下。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