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勉呢?」中午時間鹿晗走到辦公室只看見度慶洙與最近被處罰的金鐘仁,卻沒有看見金俊勉的身影,他放下手上的公文坐在椅子上輕嘆著氣,經過上次那打架事件之後金俊勉就變得怪怪的。

  變得很安靜也多了一點憂鬱。

  「他在後面的小房間休息。」度慶洙收拾著桌子上的筆記,剛剛他都在教金鐘仁這學期的功課,本來說是要做勞動服務,但是這樣簡單的溫習功課也包括在裡面了。

  「今天開會就先教給你吧,還有小學弟多學著點,我想這比你在外面鬧事還比較有趣。」鹿晗看著度慶洙對他簡單的說明一下工作,他跟金俊勉因為快要畢業所以現在都在忙交接的事情,最近剛好有金鐘仁的出現才剛好成了度慶洙的小助手。

  金鐘仁會轉學來這間學校大多也是因為在別的學校品行不良的關係,他不是個壞學生只是性子直了點,真要說的話反而跟吳亦凡有點相像。
    
    
  「好的學長。」度慶洙將桌上的公文給拿到自己的面前,一旁的金鐘仁也乖乖的聽話,這些日子待在這裡雖然有點煩悶但是至少讓他有事情可以做,更重要的是眼前這小個子倒是挺信任他的。
  
  鹿晗簡單揮了揮手,就走到後面的休息室裡找金俊勉,以前明明不是那麼脆弱的傢伙這幾天卻都窩在裡面,畢業考雖然已經結束了,但是卻一直用著公務繁忙的理由逃避不去上課,不用多想鹿晗也知道他是因為誰才這樣。

  他們三個人從高一就一直同班到現在,也因為學生會的關係鹿晗懂得金俊勉更多一些,一打開門就看見那身子縮在床上,這讓鹿晗的情緒也不禁跟著低落。

  「你啊,要請假翹課也不想其他的說法,害我也得配合你的行程跟著一起翹課了。」鹿晗看似抱怨的語氣對著金俊勉發著牢騷,看著那微動的肩膀他知道他沒有睡著,所以就一個屁股的坐在床邊。

  「鹿晗對不起......」金俊勉的聲音很細弱,這種有氣無力的方式也已經很多天了。

  「進去點我也想躺。」鹿晗聽見這幾日來一直聽到的對不起倒是聽得有些煩躁,他將金俊勉往裡面推了推替自己爭取了一點點位置,但是金俊勉還是一樣背對著他。「那個吳亦凡有必要讓你傷心那麼久嗎?」

  鹿晗跟別人不一樣,只要跟金俊勉相處久的人都知道他很在乎吳亦凡,但是他不想跟別人一樣拐了一個彎,要說的話直接說明就好。

  「連你都看出來了?那為什麼他還不知道?」金俊勉以為鹿晗不知道自己正在苦惱的事情,他馬上轉過身看著躺在他旁邊得鹿晗,而那平時水汪汪的眼睛卻因為沒睡好都充滿血絲。
  
  鹿晗聽見金俊勉回答自己的話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吳亦凡那白癡看起來就只有四肢發達,而你什麼事情都做得那麼隱密他哪會知道?」

  「可是我不知道我可以怎麼做......」金俊勉反駁不了鹿晗所說的話,他的手上抓著小被子偷偷的小聲嘆息著,這幾天他想了很多,想來想去都沒有一個方向,反倒是在原地繞了許久。

  「其實很簡單你不用想那麼多。」鹿晗張了張手示意要金俊勉往自己靠過來,然後將手給往內收把金俊勉給抱在懷裡。「第一條路你現在就去跟他告白,第二條路直接下禮拜畢業典禮後不要跟他聯絡。」

  「你應該從一年級就喜歡上他了吧?」鹿晗拍著懷裡的金俊勉的背,這孩子總是藏不住秘密只可惜吳亦凡都看不見,像現在他只不過又猜中一個心事,這孩子就緊張到身子都僵硬了。「這段日子你都默默的陪在他跟那學弟的身邊,就算他們沒在一起你應該也都一直忍著吧?」

  「俊勉,有些時候適度的忍耐是好的,但是過度的壓抑是會生病的,既然我們也都快要畢業了,最後就只差在說與不說。」鹿晗的手繼續順著金俊勉的背幫他緩和情緒,就在他說話的時候感覺到自己胸前的制服有一片濕潤,看來金俊勉哭了。

  金俊勉現在這情況讓鹿晗想起小時候總有一個愛哭鬼也喜歡賴在他懷裡哭,他將棉被給拉好蓋住兩個人,他想金俊勉會懂得他在說什麼,現在只要安靜陪著他就好。  

  在鹿晗進去沒多久,離開會的時間也越來越接近,度慶洙坐在位置上深深的吸了好幾口氣。

  「小個子,你在怎麼深呼吸也不會長高,而且這工作你做那麼久了也不用窮緊張吧?」金鐘仁看著很明顯正在焦慮的度慶洙,忍不住開口嘲笑著,但是當他話一說完時馬上招來度慶洙一個白眼。

  「這些時間發生很多事情你不懂啦!」度慶洙擺了一個臭臉給金鐘仁,這傢伙這幾天雖然都跟他在一起,但是那跟流氓一樣的個性好幾次都讓他想抓狂,要不是認真起來還有點人樣他還真想把他給踹出這大門。

  「那個俊勉學長很在乎那個叫吳亦凡的嗎?」金鐘仁拉了張椅子也乖乖的坐了下來,度慶洙平時雖然個性很溫和,但是捉弄久了讓他真的生氣起來也會是很可怕的。

  「做什麼這麼問?」度慶洙看著平時不問八卦的金鐘仁竟然關心起別人的事情,並且還讓他直接點到關鍵人物,這可讓他著時嚇了一跳。

  「其實那一天在籃球場,俊勉學長在離開的時候我有看到他一臉快要哭了。」金鐘仁眼神稍微往上望著,就好像在思考那一天發生的事情。「他雖然很冷靜但是卻感覺得出來他很哀傷。」

  「那當下亦凡學長有追上去嗎?」度慶洙聽見這自己第一次知道的消息連忙慌張的問著金鐘仁。

  「俊勉學長一到現場就都不跟對方正眼相望,而那個吳亦凡後來就帶著人去保健室也沒有去追了。」金鐘仁雖然跟那兩個人都沒有很熟悉,但是他卻隱約的知道這兩個人再那一天似乎很尷尬,金俊勉是在隱忍著情緒,而吳亦凡則是搞不清楚狀況。

  「這怎麼可以!」很突然得度慶洙拍起桌子站了起來,連這超級局外人金鐘仁都可以知道事情不對勁了,連這幾日來吳亦凡竟然還敢無消無息不會太過份嗎?「喂!金鐘仁等等跟來開會的人說會議暫時取消。」

  度慶洙一說完後馬上就想往外跑,金鐘仁見狀馬上一把將他給拉了回來,不管怎麼說事情也變化太快。「你要去哪?」

  「我要去揍人!」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