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點整,狩獵目標熄燈入睡。

  尹斗俊抽著菸透過瞄準器看著對面大樓的少年,這是一個狩獵遊戲,而他就是那一名狩獵者。

  至於自己為何會被扯入這場遊戲裡莫過於就是缺錢,如同電視劇裡常演的老梗,他家的信箱裡出現了一封邀請函,想變成億萬富翁就是前往招待所。

  那天出現的人十個有餘,尹斗俊一臉淡漠的看著這些人,有男有女也有比自己小的,看來似乎都是隨機挑選的,因為他找不出任何共通點,唯一能想到的那就是缺錢。

  不遠的地方有一名少年,尹斗俊對他起了一點興趣,那人的氣質有點脫俗似乎跟在場的並不是一掛的,這讓人不禁想了解他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尹斗俊收了收神不再觀察四處的人就默默的抽著菸,一起等著什麼時候才會進入主題,過了大約十分鐘擺在上頭的大螢幕出現了影像。

  裡面出現的是戴面具的人,變調的聲音讓人猜不透性別,遊戲規則很簡單那就是殺掉名單上的人,任何手段都可以而每殺一個人金額就能增加一倍,聽到這裡站在尹斗俊一旁的大叔開始大聲嚷嚷,內容多半是說著這一定是唬人的玩笑話,這舉動讓螢幕上的人笑了一下隨後一聲槍響就馬上響起。

  因為這聲槍響剛剛抱怨的那名大叔已經躺在地上沒了呼吸。

  看來現場的人應該都有些底子,只有一兩個人有名顯的倒吸了一口氣以外其他還算冷靜,在場的沒有人知道是誰開槍的,心底隱約了解到自身的處境,當自己踏進這裡就沒有路可以回頭,也就是說有一絲猶豫而不想參與遊戲的人下場只有死。

  尹斗俊看著自己腳邊的屍體厭惡的皺了皺眉頭,心想他身上的血應該沒有碰到自己。

  安靜了好一會兒,主辦繼續他的解說並要大家走到前面隨便打開一個盒子拿狩獵名單。

  「祝大家遊戲愉快。」機械般的聲音卻能讓人感覺到裡頭的愉悅,好似這場遊戲是抓一般的小動物。

  剛開始幾天尹斗俊都在尋找名單上的人,有些是有點背景的,有些則是默默無名的小居民,身為一個狩獵者沒有兩把刷子是不行的。

  尹斗俊在被退學之前是警校的資優生,因為遭人陷害而入監並且趕出警校,對方是個有錢人的公子,他這平民有莫大的冤屈也無法翻身。

  從口袋裡又掏出一根菸,尹斗俊的思緒開始亂了起來,報復的想法不是沒有過,苦的是無法執行,自己眼前的這槍枝是跟以前同校的學長買來的,當高層的誰沒有骯髒的一面,對方跟自己商量過賣他槍可以但是絕對不能去找當年的公子哥復仇。

  看來這人的身份不如資料般的簡單,也萬般的恨自己沒有錢只能靠之前的人幫自己搞槍枝,但是等這遊戲結束後他尹斗俊就能翻身了。

  灰暗的夜空漸漸的被太陽給照亮,眼前這個獵物是他名單裡的最後一個人-梁耀燮。

  因為是最後一目標所以尹斗俊也不急著下手,他知道自己不會失敗,另一個原因是對這小子起了興趣,那人看起來與自己差不多大小,臉上的笑容透著一絲清新的感覺,就是這笑容才讓他沒有扣下指上的板機。

  在監獄那段日子說不上有過得多好,要不是自己長得高大一點體格還不錯,他想自己要求得一個平凡的日子還尚有困難,明明同樣活在這世上,眼前這梁耀燮過得比自己好多了,也讓他羨慕很多。

  真可惜。尹斗俊在發現那抹笑容後曾有過想放棄的念頭,但是這樣死的會是他自己。

  似乎主辦知曉尹斗俊的念頭,他的手機裡收到了一個內含影片檔的訊息,裡面的主角他有點印象是那天一起集合的人其中之一,因為任務失敗變成了一個活槍靶被射成了蜂窩,這可真是一個震撼彈,也讓尹斗俊知道他不該繼續拖延了。

  這社會是如何的現實尹斗俊比誰都清楚,就算眼前這少年無辜他也必須狠下心。

  今天梁耀燮一如往常的出門,尹斗俊猜測對方是去大學上研究所的課程,這人的生活作息都很正常,平時會跟同學一起在家討論,也不會帶一些奇怪的人回到家來,想到後來尹斗俊卻突然笑了起來,沒想到才幾天時間自己居然能摸得這麼透徹,這真是太糟糕了。

  梁耀燮出門的時間就是尹斗俊可以暫時休息的時間,他所待的地方很隱密很難讓人發現,尹斗俊收了收心神決定尾隨在梁耀燮的身後找機會殺了他,突然間他有點訝異自己的這般心思最後歸咎於是自己想碰觸他,這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

  看著錶上的時間越接近梁耀燮回家的時段,尹斗俊在個可以隱藏的地方藏好自己耐心的等候著,對於自己要怎麼殺了梁耀燮他找到了一個方法,這裡到了晚上就沒有什麼路人在走動,到了暗巷裡一刀斃命是可以的。

  尹斗俊在腦海裡想著梁耀燮的鮮血等等就會沾滿的他手心,讓他的情緒漸漸高漲起來,這種感覺他從來沒有感受過這倒是第一次。

  時間走到七點整,梁耀燮的身影出現在街道上頭,尹斗俊佯裝成一般路人朝著梁耀燮走去,當他能注意到對方的表情時卻發現少年的臉上充滿害怕的情緒,等彼此只剩下幾步的距離,梁耀燮突然往前衝向尹斗俊一把將他給抓住。

  「求求你救我!有人要殺我!」梁耀燮好聽的嗓音讓尹斗俊忍不住在內心裡讚嘆,但是對方所說的話讓他湧起一股異樣感,他不認為是自己的身份被拆穿,而是對於相同的目標感到訝異。

  看來這主辦還真陰險居然設置了這個圈套,如果不是他下定決心的話,或許等等任務失敗的就會是他自己,這遊戲很擺明的就是在考驗人性。

  少年像是抓到浮木一般的緊緊拉著尹斗俊的手,兩個人一同跑進了一旁的巷子裡,想當然梁耀燮根本就不知道尹斗俊的心思。

  跑了一段距離之後,少年像是累了一般的停下了腳步,尹斗俊在這時間裡不斷的看著這人的背影,很感謝他給自己一個這麼好的機會。

  「謝謝你。」梁耀燮回過身對尹斗俊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這是發自內心的感謝,對於這狀況尹斗俊煞時間居然反應不過來,隱約之間也發現了不對勁。
  一個剛剛還這麼害怕的人是不可能這麼快就露出笑容的。

  聽見後面有腳步聲來不及防備的尹斗俊感覺一把利刃就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頭,這種狩獵方式在剛剛還是套用在梁耀燮身上的,對於這狀況尹斗俊免不了開始嘲笑起自己的愚笨,都是那多餘的情感造就現在的狀況,連被人設計都不知道。

  一眼望進梁耀燮的眼眸看見了站在自己身後的人,是那個讓自己有印象的脫俗少年,也讓尹斗俊了然剛剛所發生的狀況根本不是目標重複,而是自己才是對方狩獵的對象。

  「GAME OVER。」梁耀燮的薄唇替尹斗俊的生命畫下句點,一把銳利的刀子畫開尹斗俊的喉嚨噴出了鮮豔的紅花,那兩人達成目的後不曾在看尹斗俊一眼,而這最後的幾秒尹斗俊替自己僅存的人性感到一絲的驕傲。

  至少他愛過了。

完▫

 

不忍說真的很不斗燮的一篇文章www

有沒有人看不懂這文章呢?

不懂歡迎提問璃兒求騷擾

文章標籤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