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龍俊亨有點坐立難安,雖然他的臉上面無表情可是看他不斷敲著桌子的手指,就知道他有多麼的心急。

  關於這心急的原因,莫過於就是因為張賢勝了。

  看著窗外風和日麗並且太陽高高掛,龍俊亨心一橫的下定決心,不管怎麼樣他都要找張賢勝一起出去玩!

  走到鏡子前把自己的儀容給整理了一下,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走到張賢勝的房門外敲著門。

  「......賢勝,我是俊亨。」敲門後接著說自己是誰,這短短的幾分鐘讓龍俊亨感覺很緊張,看著眼前這緊閉的房門開始悄悄的期待那個等一下就會出現的身影。

  想著想著,那張沒有表情的臉慢慢的勾起了笑容,只可惜等他都笑僵了,那門竟然都沒有人來開。

  「賢勝?」深怕對方沒聽到,這一次龍俊亨敲門的力道跟喊的聲音又提高了一點。

  隱約之間房門裡出現了細微的聲響,龍俊亨猜想著張賢勝是不是還在睡覺,那這樣自己不就吵到他了?

  恢復無表情的面容,因為皺起的眉頭顯得有點憂愁,根本還沒看到張賢勝,龍俊亨的心思早就翻滾了千百回。

  緊閉的房門終於打了開來,出現的是穿著睡衣的張賢勝,並且用著很茫然的雙眼盯著眼前的龍俊亨。

  「斗俊一早就出門了。」張賢勝看著眼前盛裝打扮的龍俊亨,直覺的認為對方是被放鴿子的那一個,閃神裡閃過一絲同情,看看那面帶愁容想來也知道自己被放鴿子了。

  「......?」龍俊亨很爽快的給了張賢勝一個大問號,這發展怎麼有點奇怪?

  「嗯......你不用太難過,可以去找耀燮玩。」張賢勝沒有接受到龍俊亨給自己的訊息,他當他還沉浸在被放鴿子哀傷裡,抬起手意思的拍了肩膀兩下後張賢勝就決定繼續回到他溫暖的床上睡覺了。

  喀。

  門就這麼的關上了,龍俊亨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張賢勝就這麼的又回房了,對於眼前這情況有點無奈的某人只好又繼續敲起門。

  「賢勝、賢勝。」這一次龍俊亨先在腦海裡預想著等一下會發生的情況,他不能再這樣傻愣傻楞的被關門,不然他的面子該往哪裡擺?

  這一次張賢勝開門的速度比上一次還快了一些,等門打開後龍俊亨看著剛剛自己還來不及看清的人兒,那亂糟糟的頭髮配上有點微瞇的眼眸真的好可愛。

  「嗯?」就在自己要上床抱著小被被睡覺時,張賢勝又聽見了龍俊亨的敲門聲,剛剛他應該有說得很清楚尹斗俊不在,怎麼又來了?難道是要問尹斗俊去哪裡?「我不知道斗俊去哪裡。」

  看來張賢勝的腦迴路依舊比龍俊亨快了那麼一些,但是也怪了好大一些,眼前這位挑戰者又差一點被對方給秒殺出局了。

  「耀燮他今天出門了。」龍俊亨深怕張賢勝說完自己想說的之後又跑回房裡,隨後將自己剛剛在心底說過好幾次的台詞馬上脫口而出,本來以為對方會問他怎沒去找梁耀燮,沒想到卻得到一句不知道尹斗俊的下落。

  「那可以找起光。」張賢勝繼續點名。 

  「起光跟東雲一起出去了。」龍俊亨一口血梗在喉嚨裡,忍無可忍的他緊緊的抓著張賢勝的肩膀,他想他必須很嚴肅的跟張賢勝溝通才行。「你怎麼一直認為我是找其他人而不是找你?」

  龍俊亨的臉幾乎黑了一半,而反觀於張賢勝還是一臉迷濛的想睡覺。

  「我們又沒有約好要出去。」張賢勝理所當然的回答著。

  「我現在不就是來邀請你了?」龍俊亨不是不了解張賢勝那跳得飛快的思緒,只是當自己是受害者時,還真是被他搞到頭痛。「我沒有要找斗俊,也不是要跟耀燮、起光、東雲一起出去!而是跟你張賢勝!」

  龍俊亨不管現在這樣的直白還能存有多少浪漫,關於浪漫這種東西還是不要在張賢勝的身上實施,不然累的終究還是自己。

  「......為什麼?」

  ......你看吧。龍俊亨無語問蒼天。

  「龍俊亨喜歡張賢勝,所以想跟張賢勝出去玩、出去吃飯、出去看風景!」龍俊亨氣昏的一股腦將自己所想的都脫口而出,每字每句都很簡潔就深怕張賢勝不懂也怕他繼續誤解自己,一想起剛剛在腦海裡幻想的完美邀約過程,龍俊亨悲痛的搥胸啊。

  張賢勝盯著眼前的龍俊亨,巧妙的睜開龍俊亨的牽制就回到了房間,而龍俊亨再說完之後就被自己的話給弄得羞愧,連張賢勝跑回房間也是在幾秒鐘後才發現的。

  看著眼前這情況龍俊亨洩氣的蹲了下來,這下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外頭的陽光依舊燦爛,就好像是在諷刺著龍俊亨的失敗。

  跑回房裡的張賢勝臉上漾開一個很大的笑容,這笑容是他吃到好吃的東西時會露出來的笑容,剛剛龍俊亨說得那些話讓他心裡感覺暖暖的,連瞌睡蟲都一併跑光了。

  龍俊亨喜歡張賢勝......。心底唸著這句告白,張賢勝心情愉悅的打開衣櫥找著外出服,殊不知外頭那人的心情跟他可是天壤之別,以為自己被拒絕的龍俊亨獨自活在低氣壓裡,而被幸福氛圍給籠罩的張賢勝則是繼續裝扮著自己。

  以上案情分析過後,相信大家都知道想跟張賢勝出去玩的話請丟直球。

  完畢。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璃兒 的頭像
莫璃兒

ゞ琉璃館

莫璃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